寒夜告别
 笔者: 雷兴茂 友情文章

寒夜告别 笔者: 雷兴茂

老李告诉我他要退休了,我们两个在腊月凌晨四点冷风里修卡车。冻僵的手抖得抓不住扳手,螺丝裂了。 我忍着,没有流泪。跟夜班干了几年的同事,磨练出默契,突然想离开,心里很难过。 老李说,他来的时候,大家都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