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疾病表示疑似 |发稿人: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好多天,我不敢说话,不敢说话。

正因如此,汉字和手稿的粘连触犯了“黑黑社会”的疑病症。只是,挑一些叹句来叹凄凉的日子,不妨借用几个古句来说疑中有病,叹中有叹;或许,天气转正,月明,可以原谅我的一句苦谏。

“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鲁迅的暗语,我捡起来嵌入我所表达的文字里,这陌生的油城天空,浑浊的黄泥美食日,美食日;空气微弱,天空黄黄的,涂抹在面部表情上,眼睛不再像看起来那样说话。哈哈哈,关于天气的话不会被仇人给的罪牵连!

古训自然而来,也吸引了几句。没有“讨论政治”的罪名,是释疑强加的!

记得徐念,我写的文章“反腐警示”;它的文字,不再详细叙述,只引用了一个典故,略显细节味。中国第一个反腐人要从大禹禁酒说起。虽然它的“酒很好喝,但难免出错。”断言:“后人将死于酒!”.

廉政古训的典故,说得详细一点,不是酒有罪,酒腐败,而是酒杯上的人忘了法律法规,喝了不该交往的人的心事。如果用单价来计算酒的价格,那只是酒后不适,头脑清醒也没关系。但是,一些吃多了酒的人却和所谓的黑人大佬一起做杯子,缔结黑人的生死权,进入黑社会的黑社会,和黑人男子一起寻求第二强大的黑人暴力力量。腐败挥霍党纪法规,养肥杀人的黑色暴力工具;情况不是自己腐烂,而是创造一个凌驾于权力之上的生态系统。如果说“几个穷老师写的字,你敢不杀?”“你知道现在是什么社会吗?”“让他知道水有多深。”.

我不敢多说。暴力弥漫在空气中。让我们引用那句古老的格言。《诗序》中有一句话,“说话者无罪,闻之者足谏”,但这条戒律的训诫使黑组织潜伏在我周围,四足兽攻击;如果我说“没有办法”,那是对软骨的恐惧,而不是一个学养了一辈子的人的竹骨。

节选自《韩非子所为&:# 8226;余老:千尺堤崩虫洞,百尺房突隙烟烧。描述一下这篇文章的写意。好多天了,我一直不敢说话,不敢说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