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性劳动 ;本文作家: By唐南若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2015年夏天,我和家人在张家界绕山散步。下山时,我们不得不走一条长长的石梯。虽然走下坡路,但还是让人震惊。石梯又窄又陡,一步一步走,腿特别酸痛。最后还得数梯子分散注意力。数千级还没完,越走越绝望,就靠几瓶红牛熬到最后。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几乎不敢走路。我像针尖一样踩在地上。我揉了很久,还是不行,就躺在床上,不想走路。我躺着无事可做。昨天下山的很多场景真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波又一波的海潮淹没了我空虚的大脑。我不知所措,昏昏欲睡,眼皮下垂。就像大叔说的,我走路没精打采的,累了还能站起来就不错了。然后他肩上扛着一个男人从我身边走过,明显看起来比我还累。

他是轿子,大概五十多岁。长时间晒太阳让他的皮肤散发出刚烈的光泽,脸上看起来像是汗,不能变成脂肪。他的身体是黑色的,他看起来又奇怪又老。他不是很胖,相反,他还是有点瘦。不知道竹竿的重量老是担心折断。幸运的是,他其实很强壮,他全身的铜皮和铁骨似乎已经在火中熄灭了,然后用锤子砍了出来。

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蹲在轿子旁边,和他的伙伴说话。我差点坐起来。和他谈过之后,我想了想。我看到他一天从山顶跑了好几次,在载乘客的时候没有吐。我很年轻,身体很强壮。坐在他面前的轿子里,我觉得很惭愧,所以我只是感谢自己下山,他走的时候也不忘挥手。

走了几分钟后,我真的要死了。腿抖得厉害,就蹲在路边喘着气。蹲了一会儿,听见郎朗回来的回声。我眯起眼睛,看着太阳。老人——我是这么叫的。他和伙伴抬着轿子,迅速下山。因为路窄,我需要喊着让前面的游客让路,轿子才能通过。我觉得也很正常。让一让。对他们来说努力工作并不容易。

我讨厌一些自高自大的人,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别人的生活,却被肆意地厌恶和嘲笑,仿佛自己高人一等。当老人正要靠近我时,一个非常胖的孩子被他的母亲拉着,飞快地跑开了,让路,像躲避瘟疫之神一样。

不幸的是,老人低下了头。他只是真诚地看着路,所以他不知道这一点。

但这是拐角,毕竟路还是太窄了,人多的时候难免会被碰,这也没什么。老人一丝不挂,也许是汗湿的上半身蹭到了胖孩子的袖子上,孩子顿时像一只炸毛的猫,眉头紧锁,两只小眼睛陷进了肉里。妈妈走过去,故意把路堵上,把脸蹭在男孩的袖子上,用手使劲蹭,好像上面有什么脏毒素。

事实上,男孩的衣服不是很值钱。老人开始担心起来。他抬起头,但一句话也没说。相反,我焦急地跺着脚。让我惊讶的是,那个女人突然亮了嗓子,大声喊道,好像出事了!一开始我很震惊,但后来就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愤怒和怀疑。句子“你是撞了人的轿夫,你承受不起!我只是让你在这样一份破碎的工作后回家。……”刺激得我大脑一片空白。

我无法想象老人会怎么样,但老人紧紧地抿着嘴,胸口不停地波动。我想愤怒一定像喉咙里的血。我渴望在人群中找到一只判断是非的眼睛,我相信会有人为那个女人负责:她的儿子身体非常健康。

但是更多不知道真相的人来了。老人虽然极力解释,但人们看到的是,女子衣着光鲜,老人只是一个轿夫。他没有睁大眼睛,而是很自然地把手指指向老人。我甚至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听到了“一个轿夫不承认错误”。

这件事已经僵持了很久。刚开始我是出来和几个看到事情经过的中年人和解的,还有那个腿脚不方便坐轿子的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但无疑给下山的路增添了一点压抑的气氛,好心情也因此被打破。讽刺的是,内心愤怒的狂浪让我分心,以至于我机械地一直走到山脚。

场景就像电影,我强迫自己去看。我觉得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让人蒙住眼睛的是嘲讽和蔑视。

但我不知道,那个工作最辛苦的老人,在我们连一趟都跑不完的时候,忍受着一天跑四五趟的劳累。你没看见他的汗水被热空气吹干了,他的布鞋皲裂了,他的眼睛因为常年流汗而浑浊了吗?这样一个用自己的劳动和难以想象的毅力吃饭的人,我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嘲讽的。更让我难以理解的是,这个女人以自己比老人优越为荣。我从来不知道双手工作的人之间有高低贵贱的关系。如果老人是一个懒惰的汽车工人,像乞丐一样坐在地上,甚至无视你对他生意的关心,那他就活该被骂。但他没有。他勤勤恳恳地把走不动的人运送到山脚。有什么可看不起的吗?不,双手吃饭和劳动吃饭应该是最受尊重的,无论工资还是工作级别。

如果我们可以把劳动比作颜色,那么我认为这个调色板已经被颠覆和倾倒了。

寒冷的冬天,因为太累而在木板上睡着的建筑工人,辛辛苦苦盖了好几年楼,却没有自己的地方。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他们醒来,那些想扫去城市脸上灰尘的清洁工,曾经因为被扔垃圾在他们面前而蒙羞。也有农民来到城市,因为没多少文化而丢了面子,却不知道学这个“文化”需要多少个春秋。

我为自己的天真造成的对他们的偏见感到羞耻。他们的劳动支撑起了时代的基石。如果没有,我不知道如何孕育出如此灿烂的文明。我可以把劳动比作颜色上的三原色,颜色世界就是从三原色诞生的。但我不想让人知道艳丽的色彩,觉得三原色简单庸俗。相反,他们应该有一种尊重。

正如劳动的颜色不等于卑微的颜色一样,双手吃饭并不可耻,这仍然是一句老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