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爸爸 |本文投稿: 枇杷树下有月光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以前住的平房附近邻居家有个小院子,二楼有个小平房,就是哑巴爸爸住的地方。

哑巴爸爸和我没有太多交集。甚至“哑爸”都是我偷偷拿给他的。他和我交流得更多。我站在屋顶房间的窗户边,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听着被小裂缝偷走的声音,我看着爸爸四处走动,牙牙学语。

哑巴爸爸有一个妻子,几乎瘫痪,总是坐在轮椅上。经常看到老爹推着轮椅,带着老婆,还有地上发出轱辘声的安和的样子。有时候,我在窗边。当他们经过我的窗户时,他们总是感觉到阳光的到来,温柔而温暖。

哑巴爸爸会说一种特殊的语言,“ mm,啊,啊…”,但只有他的妻子能听得懂。只要我听到爸爸说话,我就迫不及待地伸出头来。“嗯哼…”爸爸又说话了。如果有区别,那就是音节层次。我总是带着极大的兴趣、耐心和认真看着他们。老爹说着,妻子点点头,然后缓缓轻声问道,“今晚,买点肉吧?”老爹重重地点点头,像个老小孩。

这似乎是一种天然的默契,但外人真的无法穿透。

哑巴爸爸很善良,从不着急,布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只是那一次,当哑巴爸爸情绪失控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而爸爸其实比普通人更细腻、更激烈。

那一天,窗外宁静的庭院突然变得喧闹起来,男女声嘶力竭,一起啜泣哭泣。一个陌生男人跪在地上,脸通红,嘴巴张得大大的,像个醉汉在说话,像个孩子在说话。而老爹站在妻子的轮椅旁,妻子向前伸着懒腰,抱着头,像个嵌在轮椅上的纸人,痛哭流涕。

哑巴爸爸站在那里,努力忍受着什么,双手握着轮椅,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慢慢抽动。良久,他用手拂去眼泪,想发出声音。“嗯,啊…”成了哽咽。妻子拉着爸爸的手,爸爸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慢慢地拍着妻子的手背,似乎在安抚他。然后轻轻地,他的手滑了出来。老爹含泪望了一眼,走到那人面前,慢慢弯下腰,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直到双手搭到那人的肩膀上,才逐渐稳定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微微抬起头,看着那个人,喊道,“ Ahhh…/[

后来,透过窗外的流言蜚语,我意识到那天的陌生男人是他们的儿子。年轻的时候,我羞于有这样的父母,离家出走,离开已经20多年了。人到中年,回忆往事,突然醒悟,乞求父母原谅。但之后就没人知道了。只是在那之后,我还没有见过那个人。

高三的时候,我哑巴爸爸的老婆走了。爸爸没有觉得他难过,但他真的变得沉默寡言,不再说话了。每天早上,我都会推着自行车去早市买菜。晚上,我靠在大门上,看着小道直到天黑。很长一段时间,他恢复了理智,走进院子,小心翼翼地插上门闩。

后来搬家了,再也没见过哑巴爸爸。

而窗外的哑巴爸爸永远是我年轻时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