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树 ,创作: 贺基和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植树节后清明节前的一个普通日子,我抽空回了趟老家。当我走近老房子时,我的眼睛亮了。我父亲在78岁时种下的四棵枫香已经长到了碗的大小,并且长出了新芽。看着树,我不禁想念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出生在一棵梓树下,那是我的祖母在田里劳作回来的时候,这可能已经注定了我的父亲和那棵树是分不开的。巧的是,在父亲去世的那一年,梓树也老死不相往来。那是什么树?它是在我上小学的路旁边长大的。这是一棵只有一半树干的老树,但树荫茂密,活了将近一百年!是一棵用倔强的生命对抗自然命运的树!

爷爷在父亲两岁时因病离开了。四岁,外婆再婚,父亲跟着母亲。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十岁之前,父亲一个人回到家乡,被祖先的一个婆婆收留,每天帮邻居烧柴拌菜。十五六岁后开始砍柴烧炭,卖到郴州市。父亲很努力,村里人称他“骡子”。我妈曾经告诉我们,我当时之所以同意嫁给我爸,是因为他愿意工作,愿意奋斗。父亲也没有让母亲失望。在20年的用工荒和靠攒工分过活的日子里,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和肩膀养了5个女的,2个男的,7个姐妹,却从来没有向集体借过一粒粮食,超支过一分钱。

1980年,父亲被村民选为生产队长。林业部让他牵头开展植树造林,他喜出望外。和普通人一起工作只需要三句话:树长在山上,人在家偷懒,钱是包里赚的。家里的男工很少,但父亲对队里布置的植树任务从来不打折扣。种植季节只要不下雨,每天5点起床砍山,烧山,建设n .在他的带领下,村里第一年拿下400多亩杉木林,第二年拿下300亩杉木林。按照当时的人口,每人平均种植12亩以上。十几年后,这片700亩的杉木林成为了家家户户的主要经济来源,杉木成为了“应急树”,“救生树”。而我也是杉木林的受益者,初高中的大部分学费和杂费都来自于此。正因为如此,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志愿填报的都是林业院校。虽然那年考的不好,但也实现了从“农门”跳到“临门”的愿望。

1982年,生产队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森林法颁布后,父亲更加重视植树造林,保护森林。家里的负责山是村里造林最多的,家里的南方竹林和油茶林是村里耕种最多的。在那个用木柴做能源的年代,父亲对我们砍柴要求很严格。我记得有一次,我去自己的松树林,只砍掉了一棵大松树的三根树枝。我父亲发现后,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村里大部分人砍伐山上的树木,但愿意补种保护的人并不多。到2000年左右,以前的杉木林、松林基本上变成了荒山,油茶林、南竹林也变成了秃子。但是只有父亲对造林的感情没有改变。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对植树造林有点力不从心,但每年植树节前后,我都会买些树苗回家和他一起种树。每次我说:我是被树养的,你是被树养了二十多年。你应该世世代代种树。

2011年,父亲走了,除了几片树林什么都没留下。就在去年,由于市政建设的需要,我家的一些油茶和杉木林被征用了,我得到了青苗补偿。我给了我父亲什么?甚至在他离开的时候,他种了一棵树,把它砍了,自己做了。每次想到这些,眼泪就不停的流出来。

一阵风来,眼前的枫树摇曳,就像父亲的呼唤和叮咛。我好想回到过去和爸爸一起种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