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父亲的太粗太大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怕父亲的太粗太大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图文无关

我的母亲生于50年代,大字不识一个,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

至于为什么会嫁给我父亲,那个年代没有爱情,在我外公的劝说下:嫁到杨家,能吃饱饭,仅此而已。

我的爷爷是一家国营单位的厂长,家境算不上富裕,但温饱有余。我的奶奶是一位私塾先生家的独生女,一生十指不沾阳春水,我的父亲:贪酒,脾气暴躁........

我的母亲进门就开始生孩子,一口气连着生了四个。以至于印象中父亲经常拿着扁担跟上门来要罚款的计划生育的人打架。

大约在我7岁的时候,我的爷爷离世,叔叔去顶了班,家庭条件渐渐艰难,父亲基本不做什么农活,一天两顿酒,喝完就睡觉,清醒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在看书,什么金庸,古龙全册,我父亲应该是全册有余。

我的母亲一个人种植13亩地,水稻,小麦,玉米,棉花,黄豆,一年到头像一只陀螺一样不停的转动着。。。。

开春,在麦田里撒化肥,几百公斤的肥料,她一个人一篼一篼的撒在麦田里,经常是我们放学后到田里去找她回来做饭吃才收工。。。

夏天,清晨带着露水在棉花田里捉虫子,中午在闷热的大豆田里除草,下午一两点最热的时候给稻田里喷洒农药,只因那个时候喷洒的药水效果最好,多少次,喷完农药回来呕吐的厉害,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就会睡眼惺忪的说上一句:不能晚点再打啊。。。

秋天,我的母亲疯狂抢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摘棉花,收稻子,只要有月亮的夜晚,8点多她一定还在田里,不是捆稻子,就是摘棉花,或者拔掉玉米杆和大豆杆,好腾出空地来种麦子。

每到秋天,我们家的整个房子里,不是棉花就是稻谷,或者玉米棒,每到晚上,我们去睡觉,需要爬过棉花堆,玉米堆,而我的母亲,在我们睡觉前,她永远是在干活,扳棉花到半夜里一两点。等我们早上醒来时候,昨晚那堆的像山一样的棉花果,已变成一筐筐雪白的“小云朵”。

沿海地带异常寒冷的冬天,我的妈妈经常穿的很少,因为她总是在田头里干的全身冒热气,成千上万根的棉花杆她要一根根的用手拔出来,再捆好让我父亲拖回来当柴烧,所有的田她需要一锹一锹的徒手翻一遍土。

夜晚,当我们姐妹四个围着桌子写作业的时候,我们的妈妈便安静的坐在边上纳鞋底。(由于贫穷,小时候我们都没有穿过买的鞋子,一家大小的鞋子都是我的母亲在昏黄的灯光下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每每这个时候,我们的妈妈就会觉得特别的欣慰,也特别自豪,她觉得她的四个小孩个个都在读书,都认识字。在同村中,这是多么扬眉吐气的一件事情。在贫穷落后的农村里,我的许多同龄人都源于家境贫寒而根本没有上过学。。。。

某次,我的母亲从田里回来,累极,跟我奶奶说:他奶奶,你去煮点菜汤给我喝。我奶奶爽爽利利的煮菜汤去了,等我妈妈一碗汤喝完后问我奶奶:这碗底怎么全是黑黑的什么啊?

我奶奶疑惑了一下:哦,拔了菜我也没洗,估计是泥吧。从那以后,我妈妈再也没有叫我奶奶煮过饭。

每年有半年的时间我奶奶都是在到处扶贫(打麻将)从来没赢过,我奶奶不在场,那些老头老太的麻将根本打不起来。印象中,我奶奶的衣服都是我姐姐给她洗的,因为她是麻将专业户,根本没空洗衣服。

至于我们家的地在哪里,我奶奶根本不知道。连顿饭都烧不像的我奶奶,我母亲依然没跟她吵过架,起码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的,我奶奶尊贵的地位来自于我的两位叔叔和姑姑,那时,在城里的他们,条件极好。每次回来就会给老人家“扶贫款项”,介于这一点,但凡我妈妈在言语上有些许的冲突,第二天我奶奶小包一拎,不是去盐城,就是去上海的,一走就是三两月,回来便是大包小包吃的,穿的。这个时候家中自然是新一轮的团团和气。

我的父亲多

我怕父亲的太粗太大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

少是带着些书生气的,那种怀才不遇又身处贫困的状态导致他的脾气越来越差,酒成为他某种精神上的寄托。每一天都在醉生梦死,浑浑噩噩中度过。生活稍有不顺,就大发雷霆,家庭战争是无可避免的。

哎:我母亲那灰暗的青年时光啊!很多时候像哄小孩一样的哄着我父亲稍微做点她无能为力的体力活,即使这样,依然是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初一十五准打架。来我们家劝架已成为周围七大姑八大婶的生活必修课,以至于隔壁大婶感慨: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杨大婶你不如离婚算了。每次,我的母亲总是那一句:要是离婚了,以后想我这四个小孩就会把我想死的。

某次,家庭战争再一次爆发,我的母亲可能是被打急了,拉着我弟弟哭的死去活来。我的弟弟实在忍受不了了,说了一句:实在过不去离婚算了,我跟妈妈走。那一次我的母亲铁了心要离婚,我父亲依然横五竖六的说:离就离!一到乡正府门口,看我妈这次是来真的了,立马犯怂:回家,这婚说啥也不离....

生活依然这样吵吵闹闹的过,我的母球依然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光阴里一天天老去,我的父亲依然萝卜干过酒,依然等着我母亲把碗端到手边再吃饭,而我们都长大了,犹如长了翅膀的小鸟,一只只的飞离母亲的身边。

今天,我们都已为人父,为人母。我们像当年的母亲一样,为了我们的子女,无怨无悔的付出我们的全部。

作为一枚两个小孩的妈妈,我坚信每一位母亲都是伟大的,她们为了自己的子女奉献的自己全部青春且不求回报。

常在我们仓库干活的一位老阿姨,像我母亲一样,思维已不像年轻时那样的敏捷,相比年轻人,动作也显得迟缓很多。某次,因为小孩调皮,被她的儿媳追到我们仓库门口大声指责。

哎,60多岁的人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被儿媳站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数落各种不是十几分钟。

或许,年迈的父母并不求子女们有多孝他们,也不求子女的伴侣们如何去顺着他们,或许,或许,些许的陪伴及尊重足以让他们像孩童一般的高兴上十天半个月。

如果,既不孝,又不顺,更不搭理家中的老人。那么,我们生孩子的意义又在哪里?我们用一支支CHANEL92号换来一节节的绘画课,用一个个Gucci换来每周的一对一辅导课,用一个个Hermes折算来的寒暑假出境游学,用一个个Audi车队换取的学区房,这些付出的终极意义又在哪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