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西部阳关 ,作家: 枫火恋城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柳色青翠,潍城细雨清脆,一点一滴仿佛玉人清泪。

陆毅的梨花呢喃着客栈窗前的风铃苍凉,孤独的青苔沙沙作响,院前深蓝色的石阶,砌成雪一样飘落。

床前,月光斑驳,留给人的梦清晰而浅浅。远观江南春闺,紫燕子飞,花无声,讴歌唇栖小桥流水。

一个新词是悲伤的。谁在旧亭子里吹这支送别笛?三杯葡萄醇香,琥珀光影流转,你鬓霜。琉璃玉盏被抛到地上,随着一声长啸飘向天空,夕阳沿着古道落下,又把马带出阳光。

沙漠中孤独的烟,长河中的夕阳。

血淋淋的太阳,迷离的王清泉,断断续续的羌管……

苍山似海,一行鹅尖鸣,胡佳声悲。

在风的掌中,婀娜的飞裙飘扬,飘带翩翩起舞,琵琶认真弹起,珍珠翡翠飞走。

十万黄沙滚滚,风起云涌,驼铃枯槁,丝绸之路一路,激荡着三十六国的变迁。

呼啸的断箭,八万斤戈的马铁,百里烈焰和烈焰。

伴着山川,带着旗帜在茫茫苍烟中狩猎,战马嘶鸣,弓弦雷鸣,刀剑撞击的火花刺痛了胡杨干涩的双眼。将军咆哮着怒目而视,血淋淋的红衬衫,昏暗的灯光;军队雷鸣般的呐喊,骨头里悸动的闪电,还有令人不寒而栗的鼓声。

杨希嫣没有放弃。风浩浩荡荡,沙满苍穹,让我与将军并肩骑马,在战场上血战,用鹰弓射圆月天狼,持三千长缨绑路虎,依仗万剑复明天山明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