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我们去捡杉木尾巴 ,投稿: 昨日的乡村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天一亮,我的门就在父母的叫喊下揉着散漫的眼睛下了床。我赶紧收拾了几顿饭,跑到你家。太阳出来后,我家门口几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笑着拿着半包炸红薯片上路,去十里外的山上捡杉尾。

初秋的早晨,雾很大,崎岖的山上布满了水滴,于是你砍断了一根柴火,打开了前方的路。当我们到达山腰时,我们坐下来休息。你自告奋勇讲故事,说很久以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寺庙里有几个和尚。……还没等你说完,我们就手忙脚乱了。”于是我们又哈哈大笑起来。在笑声中,我们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又开始出发了。

到达目的地,我们来到长满青苔的春天,一片一片拿出红薯片,边吃边商量见面地点,然后分头行动。当时我最小,平时在学校读书。上山的机会不多,你带我去找。其实你只比我大两岁,高一点,但是你看起来很老练。看着你在我面前消瘦的背影,我想起了你酗酒的父亲和生病的母亲。你小学一毕业就辍学了。十三岁时,他是生产队的半个工人。村里的老人称赞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不像你父亲。

开始捡杉木尾巴的时候,我没经验,一看到红色的就哭。然而,当我兴高采烈地赶到那里时,我发现其他人已经捡起了剩下的枝叶。不一会儿,你带着几尾杉木过来了,可我还是两手空空,只好带着我到处跑。其他人陆续下来,我们两个用藤条把杉尾捆起来。然后大家坐在地上,打掉破解放鞋里面的灰尘和树叶,擦掉肩膀上的杉木皮,放下柴刀,穿过长满绿色藤蔓的树林,来到悬崖的泉边。我们一个个迅速蹲下,拨开水面上蔓延的树叶,贪婪地吸着泉水。这时,已近中午,太阳在山上燃烧,风也懒得动,树上的叶子也在滚动,只有悬崖的水边很成荫。我们喝了足够的水,吃了剩下的红薯片,靠在水边的青石上,狂野地交谈着。已经算出他们能卖多少杉尾了。坐了一会儿,你第一个起床。我们懒洋洋地跟着你。下山时,你跑在前面,而我的腿总是像铅一样被拉到最后。就在我背都动不了的时候,你又上来了,拉着我的杉尾,用“推啊推啊”跑下山。我很惊讶你这么努力。当你下山时,我们都很无聊,我们坐在地上不愿意动。这个时候,我们的肚子嘎嘎作响“/[/K13。红薯片很干很硬,但是我们嚼起来很硬,有时候还会流口水。

当我们到家时,大约是下午两点钟。我们吃了一顿饱饭,洗了个舒服的澡,穿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你用板车把杉尾运到镇上的收购站。收到杉木尾巴的人有一个非常红的鼻子。我们在他身后叫他“红鼻子”。那个家伙不同情我们的孩子,所以他点的价格比我们预期的要低一点。你和他争论,他不为所动,因为没有第二个采购站,所以他总是很傲慢。但是我们一出来就很开心,因为毕竟是自己亲手赚的钱。我们又跑到包子店,当时包子才五毛钱,吃完杉尾后吃包子是我们最大的期待。此外,我们还得瞒着父母,尤其是当你把每一分钱都给了你酗酒的父亲。

晚上,你来我家,我们摆自己的瓦棋。你的水平比我差。每次都被打败,但总是不服气。每次都要赢一盘才能走,每次都玩到很晚,每次都不愿意被父亲扯着耳朵离开。

第二天,我不得不背着书包去上学,你却带着其他几个男生去捡杉尾。

六年后的一个秋天,我如愿以偿上了大学,但你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那年寒假,我从省城赶回家,想和你聊聊上大学的趣事,却意外得知你被车撞死了。听说你那天也去山里了,但是你没有捡杉尾,而是去偷树砍树,结果被别人追着跑,不幸卷入了车轮的超速。我久久地望着无边无际的天空。第二天是你下葬的日子。我站在山上,看着你慢慢被举起。你一岁以下的儿子被别人抱着哭了。你不知道你已经死了,你有一个年幼的儿子等着你回家,我童年的伙伴也在这里送你上山。鞭炮声震撼着这片潮湿的土地,也震撼着我幼小而敏感的心灵。你这么迷迷糊糊的上路,是不是也天黑了?

多年后的这个夏天,听说你因缘际会的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你那破旧的房子变得热闹多了。村里许多村民都笑得流下了眼泪。那天我回老家的时候,你儿子在远处喊“叔叔”差点把我噎哭。我想起了我们艰难的童年,想起了秋天捡杉尾的趣事。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静静地躺在山上二十年了。看到你儿子长大了。我相信你会很高兴知道它在地下!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写下这篇简单的文字作为对你的纪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