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称呼男人的方式,由他妻子家庭的高级成员使用 ,学者: 鲁延福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公婆是舅妈的老公,舅妈其实不是我的大姑舅妈,但在小山村的大家庭里,我应该按辈分叫她舅妈。小时候,我对女婿一无所知。只知道女婿姓李春桂,汉中西乡人。20世纪50年代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分配到浔阳中学任教。后来由于家庭成分,被分配到沈河中学任教。然后我认识了所有人。——我姑姑在沈河结婚生子,直到改革开放后调到安康当我女婿在沈河教书时,老师的名字流传得很广。我父亲不仅是我姑姑的侄子,还是沈河中学的学生,他们就在这个时候认识了。

中学毕业后,父亲因为种种原因回到家乡务农,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我中考的时候,农民的父亲,是传家宝,叫我好好学习。如果将来有希望考个安老师,请你的孩子帮帮我。

孩子对我是用心的。上学前,帮我咨询政策。上学后帮我介绍老师,给我提供学习环境和机会。虽然我知道我姑姑的哥哥和我父亲的关系并不融洽,但我无法从我姑姑身上感受到身份。当时交通不方便,家庭经济又很紧张,基本上一个学期都没有回家。周末,要么是公婆,要么是阿姨,总会打电话叫我在家吃饭,询问我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教我与人相处的方法和原则。入校第一年的冬天,学校举行了万米越野赛。学校把我们拉到起点后,让我们把所有的厚衣服都放在车上,穿着单衣奔向城市。因为年龄小,身体不好,没有越野长跑的经验,我们跑了不到两公里就跑不动了。剩下的七八公里基本上都是走路回学校。回到宿舍后,我们发高烧,不省人事。孩子们和阿姨们听到这个消息后,

孩子来自一个大家庭,非常注重外表和礼仪。那时候我从农村上学,总是先去他家。每次上学前他都让他擦鞋,整理衣服。随着毕业的临近,我有机会参加考试并继续学习。公婆经常问复习的事情,鼓励我争取,这样我就能如愿去南京读书了。在南京留学后,面临毕业分配,公婆也很着急。后来去基层工作,总觉得没有达到孩子的期望,觉得很尴尬。另外,由于经济拮据,交通不便,联系比较少,调到市里工作后才再次联系上他。

在城市工作后,可能是因为工作忙,也可能是因为公婆不需要我的帮助,也可能是因为身体好,很少互相串门陪伴,但总是很想念对方。在我搬进新房子的那一年,我父亲去城里过春节。我们讨论了拜访我的公婆和姑姑,并仔细挑选了他最喜欢的香烟和葡萄酒。老人非常高兴,只好留下来吃晚饭。后来他去我新家看孩子,还特意带了压岁钱,让我们觉得很遗憾。后来他离开中心城市上班,去见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以至于经常说起新茶出来送他一些东西。他一直认为自己身体很好,寿命很长,直到听到他去世的消息。

参加完他的葬礼后,我和爸爸叔叔去看望我的阿姨,阿姨在他去世前告诉了我们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我阿姨说她那年心脏病发作,身体不好。她住院两个多月了。出院后,她发现姑姑脾气特别好。不管她说什么,在她去世的那天,吃完饭后,她阿姨主动要求洗碗。洗完澡后,她坐在房子里看电视。当她看电视时,她正忙于其他事情。当她再次进屋时,她发现她的阿姨脑出血了。我爸说我女婿一辈子都是一个爱整洁的人,去世的时候也是那么整洁淡定,真的是前世今生的积累。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切都是寂静的。回首女婿的音容笑貌,想起女婿的一点一滴,感慨万千,想了很多。人生在世,感恩太多,但有多少人感恩?有多少人心存感激?感恩能有几何吗?也许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帮助只是不求回报或感激,就像一个女婿对我一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