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蔬菜 发文人: 漆寨芳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雪花在天空飞舞,山野穿着银色的衣服。在一个普通的冬日,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我和老婆孩子用韭菜炒鸡蛋、青椒炒肉丝、酸辣白菜、凉拌蕨菜、乌龙头围着餐桌。在如今的农村,这是一种很普通的饭菜,任何一个农民都可以做,但却洋溢着生活的温暖和甜蜜。

餐桌上的韭菜和青椒是从罗门菜市场买来的,白菜是地里种的,蕨菜和乌龙头是春天从太黄山采来的,放在冰箱冷藏。无污染,纯天然,原味,咀嚼,大自然的苦风雨,阳光雨露,泥土芬芳,农民的智慧勤劳都在其中。能够在寒冷的冬天吃到新鲜的蔬菜,是我们这一代人年轻时做梦都想不到的。南山有句话:“老怪物十月想吃菊苣。”那不可能。然而,今天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蔬菜,因为季节的限制,你想吃什么就可以放在桌子上。纵观中华文明史是前所未有的。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文明中。

“春天依然寒冷,春天的韭菜进入食物。”当我用筷子享用这道新鲜的菜肴时,我想起了《诗经》中的诗“祭羊羔祭韭菜”证明了我们的祖先在三千年前就掌握了韭菜的栽培技术。之后,两千年前的汉朝也有了用大棚生产韭菜的想法和技术,到了北宋,韭菜黄就产生了。三百年前的农民已经掌握了用防风罩覆盖韭菜的技术。然而,今天的巫山人却把韭菜的栽培技术探索到了极致。

“但是每顿饭都很难吃。”放下筷子收拾碗碟的时候,不仅仅是吃到肚子后的安慰,更是心中无限的敬畏。对于蔬菜,对于种菜的人。

把一盘普通的菜放在桌子上需要付出多少的辛苦和探索,尤其是在寒冷的日子里吃新鲜的蔬菜,不能用一个“反季节种植”“四季新鲜”来淡化。季节是自然规律,反季节就是逆天而行。巫山人实现了“人定胜天”,让一个依赖天气的穷乡僻壤变成了一个不依赖天气的更甜更富的地方。

甜蜜的生活来自蔬菜——甜蔬菜。

巫山蔬菜的大规模工业化种植是从韭菜开始的,所以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从山野的田埂上折下来的野生韭菜和黄色韭菜。炒一小碟山野韭菜或韭菜黄咸菜,全家人围着吃。香味只能代表脏话。韭菜味辛而甘,入肝、胃、肾经,温中行气,化瘀解毒。难怪人们这么喜欢,它有这么大的市场潜力。

“3月乌龙头,4月蕨菜,5月韭菜镰刀。”这是南山的一句谚语,老少皆宜。泰皇山的蕨菜和乌龙头是山珍野菜。每年三四月,山村里的男女都要把蕨菜折进山里,拉一次乌龙头。有的人自己喜欢,有的人拿去市场卖。于是有人把五龙头树移植到自己的菜园里,开始像当年人们驯化野生韭菜一样培育五龙头。

蔬菜,我的甜蔬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