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轩窗听秋雨 发布人: 牛余和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清兆词园湖面上的梅花泉,枝繁叶茂,摇曳生姿。季节抵得上中秋节,这是一个享受春天的好时机。没想到,我一坐到湖边的小桥上,一天的雨和云就从剧烈的秋风中飘来,于是我起身躲进海棠茶馆避雨。如果不能赏春听雨,秋天听秋雨岂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除此之外,窗外只有一个胖胖的绿色香蕉。于是他静静地坐下来,泡了一杯茶。然而,雨没有下,所以我懒洋洋地闲逛,挂在湖上。我呷着茶,看着绿叶漂浮。以云、水、秋风为媒,真不敢相信我们等不及下雨了。

随着几声闷雷,悬在空中的雨终于落下来了。窗玻璃上立刻布满了散落的雨滴印记。我站在窗前,看着雨锋涂抹出日新月异的超现代画作。天气没有以前那么阴沉了,但是雨越来越大了。雨水撕裂了天空和地面,窗外的树木和山丘变成了乳白色的混沌,雨水充满了天地。起初,雨声仍然急促而缓慢,噼啪作响,啪嗒啪嗒。在一群泥泞的山里,声音像竖琴一样圆润,人们可以静静地坐着听。我把椅子从窗口移开,试图捕捉呼啸的雨的细微反弹。然而,雨突然变得暴虐起来,窗外同时响起了无数的鼓声,整个清兆园毫无区别地被一片嘈杂的地方吞没了。我抱着双臂站在窗前。玻璃上,没有线和点的区分,只有一扇窗在奔流。花园的秋韵被远远推开,香蕉树的绿影只能勉强看见,在风雨中使劲扭动。

听雨的兴趣索然无味。再宽广的弹奏,也会失去伴奏的景深,毕竟只能打败寂寞的高昂情绪。望着窗外,突然想起了《秋夜》里的那句话:“在我的后花园里,我能看到墙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一棵是枣树。”多孤独啊。天地间只剩下一声一景。这扇窗户不是多余的装饰品吗?

湖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抹亮色,桥梁和树木的轮廓从混沌的乳白色中慢慢浮现出来。我仍然抱着双臂站着,但我心中的窗扇轻快地打开了。雨依然下得很急,玻璃上的画开始不断变化,但雨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意了。窗台上,芭蕉叶在海棠树上一滴滴变淡,但花园里的雨水却渐渐丰富起来。

滴答滴答像铜锅落下的豆子,它被雨水从绿色的屋檐上飘落在香蕉上,时而溅起一片水花。它是香蕉的黄色和嫩管状叶,充满水,优雅地倒。

湖面上,风轻雨无痕,白亮的雨飘飘,却像秋天湖面上飘落的雪花,听起来像羽毛吹在耳廓上,特别压,特别痒。最精彩的是雨洒了梅花春的多重玩法。春天像一个圆,五片梅花花瓣湿润绽放,雨水被喷涌的春花强烈弹起,散落成碎珠,然后碎珠落入水中,细微得抓不住,却又听得见。偶尔风大,搅雨入春轮,顿时梅花铿锵。随着雨水敲打香蕉的声音和雪花融化秋水的声音,金色的声音和玉的振动在湖面上传播。当时我分不清雨从哪里下,声音从哪里来,秋雨的交响乐在花园里流淌。我无法识别哪些元素单独跳出来,但各种声音都存在。一杯绿茶,一个听雨的客人,灵魂在天籁中自由舒展、滑行。

没想到,一首鸟鸣“嘀哩”穿过雨帘,溅到了窗户上。半檐滴水,湖中蓝天,园中绿色阳光。转眼间,已是清兆园初秋的雨,梅花香四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