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凸鬼刀 ,本文投稿: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木偶皮影戏,在小树林里表演。

啊,那些收集来的道具,挂在手法上。真可惜,一群骨瘦如柴的灵魂。

锣鼓的声音在催,催,催。似乎是时候结束一堆语言了;剧本最后一句,乌鸦伸出舌头,跳过几根光秃秃的树枝,一个不寻常的乡村夜晚。

戏的声音越来越困,夜也越来越困。村子里的人们,在天空的乌云中沉睡。

扰乱。小溪周围有一条清澈的石板小溪,月光很薄。纤手带着阴风和暗势的影子,谁知道手法下翻涌了多少漩涡,又有多少淹没的水波流过,破坏了一个池塘里牵扯的荷叶。

桌上的蜡烛灯,几个评论,吸引。

有佛的声音,忽高忽低,隐约闪耀。500年前村子里的黑妖兽打开了地狱之门。请在贴在窗户上的那一天观看渡船。木偶皮影戏又在黑暗的阴影里,呼唤它的晚礼服,憎恨我背诵的诗句。

我嫉妒得咬牙切齿,咯咯地笑了起来。古魂这条灰暗的路,赢得了我肋骨里长出的竹林微风的嘲笑,争论着你的失望和那把藏起来的鬼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