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清远 ;作家: 无敌丁老头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成群的鹅向南飞。天气越来越冷了。

这时,我不禁想起了我的童年和我家的地板。他是我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

那时候农村太苦了,更别说缺衣少食了,连睡觉的问题都很棘手。所以,在入冬之前,家家户户都做了地铺,必须做地铺才能忍受严冬。我的家庭只能如此,仅此而已。

农村铺地板很简单,很容易,因为每个家庭都得到了很多高粱杆(我们这里称之为稻草)。麦茬干了以后,堆成麦茬的尼姑庵,大雨大雪淋不透。铺底层的时候,通常会选择靠在房子的一个角落,四周拉出几个木橛子,用一个稻草圈挡住,中间底部填入芝麻梗、谷类梗、豆类梗,铺上一层厚厚的小麦梗或者高粱籽,这样底层就完成了。

当时我家有七口人,一楼有两三个,有大的,也有小的。一个大的车间可以睡三个人。家里很穷,床上用品也很少。我记得当时没有一只手。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能在一楼铺一床被子,用被子把自己盖好。兄弟们睡在一起,这样你就在我旁边,我会粘着你,温暖地睡。家里好几年没添新被子了。被子脏了,撕了,洗了,再缝。一床被子不知道要用多少年。可以和现在相比。床是席梦思、缎面被、太空被和丝棉。房子一栋一栋地叠着。说一句难听的话,没人愿意给别人加盒子。如果被子有点脏,有点破,有点烂,没人会撕,洗,缝,全部扔进垃圾堆。

冬天北风呼呼,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天寒地冻。在这样糟糕的天气里,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把头埋在床上。即使我睡在地板上,我的全身也一点都不暖和。但是,如果没有地板,如果睡在网床上,会更冷,更难受。所以,要说我的肺腑之言,我非常感谢底层,这是难忘的!

第二年春天来了,雪融化了,天气变暖了,花儿开了,底层慢慢变得不适合居住。但是大多数人做饭做饭都缺少柴火,只好今明两天抽地板,天天用炒锅生火。第二年冬天来了,只有地板重新铺好了。也有一些家庭没有拆除地板,留着来年使用。

我记得从我记事起,每年冬天,我的家人都在地板上玩耍。我不记得我玩了多少年,睡了多少年。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农村土地改革后,农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村民的才华告别了冬天睡地板的历史。

现在,底层没有了,几十年过去了。然而,回首往事,我感慨万千。每当回忆起睡在地板上的艰难时光,就给我留下了深刻而深刻的记忆,也结下了刻骨铭心的爱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