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子里的爱 ;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午饭后,我开始缝被子。

我铺好白色的被子,从阳台上拿来了棉被。棉盖宽松柔软,散发着阳光的味道。我小心翼翼地把棉被铺开,放在被套上,抖掉被套,轻轻盖上。一朵鲜艳的牡丹在我面前绽放。

女儿看到了,笑着跑过去,扑倒在被子上,被子皱在一起。我吼她,她越骗越开始打滚说好玩。

看着她幸福的样子,我的记忆又回到了过去。我小时候也是这样。那时候我们家的被子都是外婆和妈妈织的粗布。棉花用了很多年,不白不硬,挺好的。至少我们有被套。妈妈经常把被子拿出去晒,晚上就上床睡觉。温暖的感觉是冬天最美好的享受。

春节前,我妈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照顾被套。经常跟着妈妈去村外河边洗被套。我们把绳子绑在树上,一根一根地洗干净晾干。虽然我的手冻得红红的,但看到河边晒的被套,心里还是充满了喜悦。洗完了,拿下来带回家晾干。

下午被子晾好了,妈妈开始缝被子。她在院子里铺好席子,铺开被子,坐在上面,小心翼翼地缝着。冬日的阳光温暖地照在红白粗糙的被子上,照在母亲身上。我和哥哥姐姐咯咯笑着在被子上打滚。

长大后,妈妈教我怎么缝被子。我笨拙地系了一下,但还是过不去。针眼滑过顶针,扎进肉里,浸透了血,在被子上染出一个小红点。原来缝被子不容易,我妈一天飞几次针,缝几次针,晚上盖。

为了有一个新的棉花盖,我父亲种了一片棉田。从种棉花桃到开花,我爸妈经常下去伺候。秋天,白色的棉花像云一样挂在树枝上。父母高兴地把它捡回来,晒干,加工后,蓬松柔软的棉花就可以当棉被了。妈妈给奶奶做了一床被子,然后给我们的被子加了一些新棉花。

后来上了师范,我妈把她唯一的嫁妆——拿出来放在我的行李袋里。我毕业后,这被子还给了我妈的盒子,她舍不得盖。

后来我要结婚了,我妈就着手给我准备十条五颜六色的新被子。我说的太多了,我妈说要一辈子建。

被子里的爱,和一辈子的时间一样长。虽然现在各种被子都有,但是这些带着母爱的被子还是和我朝夕相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