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淹海滩的记忆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我的家乡是甘肃永登的一个偏僻的山镇,叫洪泛区,但实际上是干旱缺水。河漫滩维系着想盼水的父母的复杂感情。

冬天被洪水淹没的海滩上,寒风刺骨。我和二姐坐棚车去村口的塘坝取冰。冰是浑浊的,杂草和树叶还冻在里面。我们尽力把他们一个个抬到车上,气喘吁吁。冰块拉回来后,要整齐地堆放在院子的南墙上。烹饪时,取两块放入大锅中融化,用专用漏勺捞出杂物。在水中加入明矾,过滤几次后再吃。吃饭的时候经常会遇到牙齿塞的小石头,满嘴土腥味。

小时候,是在家里一辆车一辆车地拉冰,用牙齿喝黄水。

有一年冬天,邻村康宝儿牵着骡子喝水,骡子滑了一跤,掉进了涝池中央。当时,骡子是这个家庭的全部财产。康宝儿坐在浸满水的池边痛哭。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开始一起砸冰。直到午夜时分,死去很久的骡子才从水里被捞出来。从此以后,人们不再去涝塘挑水吃,而是自带水桶,去水井、沙滩挑水吃。

井滩位于村口的小沙沟,以一口有数百年历史的老井命名。井口有个轮子,大概十英尺深。井水又甜又凉,养活了整个村子。

井口由技术熟练的“型手柄”操作。他喝“ ”,大家拉井绳。过了一会儿,井口出现了一皮袋深井水。第一袋水是给牲畜享用的。“井把式”慢慢把水倒进井口附近的石槽里,石槽里的水很香。袁的羊,赵的驴,董的骡,杨的牛,每次都在小石槽里喝过。抬起头来看一看。/[

下午女孩、小媳妇、农民、牧民聚集在井边的沙滩上,大声说笑。父母矮,从东到西,从北到南。你说的话,他说的话,都可以在井滩说,所有的快乐都可以在井滩晒。井滩是最美丽的。所有的动物都喝够了,所有的桶都满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所有值得说的话都说完了。“ Well-style ”会吹口哨,清理水袋,锁车轮。大家喊“后退”,刷完水桶,走回了家。此时夕阳斜,炊烟四起。

后来,地下水位下降,井变得干燥。牛、羊、骡子和马不得不去五英里外的邻村喝水。人们用大水箱代替小水桶,“挑水”吃而不是“拉水”吃。

后来井口的轮子用“型井把”打包,放回家永久存放。

初中的时候,一个钻井队来到村里。我妈妈说,“我再也不需要喝池塘和水坝的水了”。打井那天,大家整齐地站在井口,向打井工人表示感谢。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