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植物的文章 :小川阿佐美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家乡植物

文本/李汉荣

六儿、迎春、栀子花、桂花、春兰、梨花、百合、草莓、芙蓉花、薄荷、克莱门汀音乐家、荷花、小菊、水仙、木兰花、藿香、紫花苜蓿……你走在村里,叫着花木的名字,却听见村里所有的姑娘都在回答你。记住,这里的姑娘和自然同名同姓。如果你叫一朵花和一棵树的名字,你会叫一个温柔的女孩。

白菜,略胖的身材,幸福的脸庞,那么白皙,温暖而安静,像一群贤惠的小媳妇,安静地坐在凉爽的地面上,让人感到怜惜。如果他们没有结婚,我真的很想“结婚”带他们回家。

我的葫芦藤,提着几个葫芦跨过院墙,挂在谢阿姨的窗前;谢阿姨的丝瓜藤用一些丝瓜爬过墙挂在我家门前。在农村,植物也喜欢谈论它们的日常生活,它们不会忘记带一些美味的食物。请和你的邻居一起试试。

“春日韭菜在夜雨中割开,糙米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鲜煮”,韭菜曾经受到诗人和他的诗歌的欢迎。这时,他们仍在仔细抄写杜甫那首著名的五言诗,诗中背诵了一千多年前的深情之夜。栅栏那边,还有一件诗人的蓝衬衫。这是我父亲的花园。不读诗的父亲年复一年精耕细作。他还种植和延续了古代国家的诗歌历史。

邻居家小学二年级的小女儿英英坐在门前的桃树下看漫画书。桃树落了她一身,她浑然不觉。她不知道自己有多美,比那本漫画好看多了。我在河边读了她很久。

姐姐的指甲,在老家门口被指甲花反复染过,到老了还是粉红色的。哪里的水,热水冷水,都洗不掉家乡的颜色。

红薯的藤蔓很长,如果不限制红薯幼苗的藤蔓,不及时切断它的野生枝蔓,可能会延伸到十几米之外。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他田里的红薯藤总是疯长到别人家旁边的田里,有时候还在别人的田里种红薯。两家的藤蔓纠缠在一起,无法清理。他们怕砍错,怕伤苗,怕毁了自己的藤蔓,只好和他们在一起,和亲人一起奋斗。秋天挖红薯的时候,老实的爸爸给家里送了一些红薯,算是一种道歉和补偿,说是自己的藤蔓影响了别人的幼苗。过了一会,家里的主人笑着回家,给父亲送来了一篮粉条,用红薯加工的,很好吃,重量大大超过了父亲送的,因为父亲送的红薯加工不了那么多粉条。

两家人的藤蔓在交换地面的空气和露水,两家人的人在交换善良和善良。一株普通的植物,生长和传承的不仅仅是淀粉、糖、矿物质等营养物质,还有大地的情怀,世代相传的淳朴民俗,农耕文明的伦理道德。

我从城里回老家,偶尔在爸爸的红薯、土豆、芋头、花生田里挖,然后用锄头挖了几下,然后经常挖出一系列惊喜:啊,好多宝贝,好多好东西。没想到,在埋土的过程中,植物就这么安静安静的做着。

我的父亲,以及一辈子在田里劳作的村民们,很少或者基本没有抱怨过被命运埋没,也从来没有发出过生不逢时这样优雅的叹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一句老话,他们顺手从瓜棚和豆架上捡的。有一次回老家,和高中毕业没上大学的老同学长安在田埂上散步。我劝长安:不要沮丧,埋是暂时的,总会有变化的。恰好正在菜地里育肥土豆的父亲听到了,说:“娃娃怎么抑郁了?”想开一些,天无绝人之路。向土豆学习,埋掉刚长出来的东西。不是埋,是给你培土。你看,我不是也在种土豆吗?不多种土,同样埋土,土豆长不好,只会长懒藤。

来自植物的灵感

正文/顾怡君

两个月前,妈妈送了我一份礼物——薰衣草种子。

小棕红色的种子轻轻一挤好像“被压成碎片”。真的无法想象几个月后它会变成一朵绚烂的花。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它种在土里,就地浇水,马上就去做自己的事,把它抛在脑后。

一周后的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去开窗,却感觉到了不一样的——。花盆里有几个微弱的绿色斑点。是前几天种的薰衣草种子,发芽了!

我惊讶地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弯下腰仔细观察。

细长的婴儿般的血管,嫩绿的浅绿色,小小的叶子,都预示着这是新的生命。令人不解的是,它斜靠着,对着窗户。我恍然大悟:它对着窗户是因为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所以它需要吸收足够的阳光才能生长。忍不住赞叹。一个想法从我脑海中闪过。我弯下腰,把花盆转了半圈,对着光滑的墙壁。

第二天早上,我怀着极大的兴趣又去看薰衣草,却没想到——它又对着窗户,微风吹过,冲着我摇头,仿佛在炫耀。我皱了皱眉头,弯下腰,又把花盆转了半圈。

结果第三天早上,它还对着窗户,我不愿意重复昨天的动作。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薰衣草不厌其烦地改变它的生长方向,我不厌其烦地把它转来转去。

我不记得那天早上是什么时候了。看着几乎成了“S”的薰衣草,我是如此的无奈,我终于给它竖起了一面白旗:“嗯,你赢了,我再也不会试图改变你的成长方向了。”

在我起床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我们应该像植物一样,持之以恒,尽最大努力与困难抗争,才能获得“阳光”茁壮成长。

我最喜欢的植物

文本/张玉明

我的阳台上种了很多植物,包括葱郁的绿萝卜、带刺的仙人掌、水晶芦荟……

我妈妈最喜欢芦荟。她一次种了四盆,让我对芦荟产生了兴趣。

芦荟胶种在土里,叶子是绿色的,每一片叶子都像锋利的匕首一样四处蔓延。芦荟叶子比较丰满,最厚的部分大概一厘米厚。用手摸叶子,可以看到叶子的两边有很多小刺,比仙人掌的短,软。这片叶子里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到处都是白色的斑点”,就像白色的蝴蝶在“绿色的树上翩翩起舞”。

在一棵芦荟树的中间,长出了一片新叶,非常绿。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女孩在芦荟“妈妈”的怀里。很可爱。

我问我妈为什么这么喜欢芦荟,我妈说:“芦荟是一种集食、药、美、赏于一体的植物。如果你烧伤了,可以把它的汁液涂在伤口上,可以减轻炎症和肿胀。也可以用于美容美容,也是空气净化专家。”听了妈妈的话,我爱上了这些可爱的植物。

我又问我妈:“它的果汁是哪里来的?”我看见妈妈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剪刀,在厚厚的芦荟叶子上剪了下来。一瞬间,叶子里冒出了晶莹的汁液。我马上挤了点果汁敷在手上。感觉很滑,黏黏的,很舒服。把手放在鼻子上闻闻。还有一点香味。突然发现芦荟只有“牺牲自己”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芦荟胶,你是那么优雅可爱,顽强无私,你是我最喜欢的植物!

那些童年的植物

文本/魏延

现在很多人喜欢养多肉植物,每片叶子都是肉质的,外形可爱,价格也相当可观。我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还挺惊讶的:这不就是小时候山坡地里最常见的植物吗?

我们称之为“ Wabo Finger ”,有着莲花般的对比色外观。去外地玩的时候看到“ Bobo Finger ”可爱的样子。我觉得很开心,想挖棵树带回家。它的根系深深扎根于土壤中,很难完全拔出来。整只手抱住整株植物,经常把叶子拉开,断了的茎叶粘在手上,很粘。有时候找一块锋利的石头试着用根把它撬起来,成功的概率还是不高。“ Bobo Finger ”喜欢生长在石头的缝隙里,生长在石头里的很多土地上。他抓养分很用力,不想再挪地方了。它的叶子可以食用。摘下一片丰满的叶子,放进嘴里。味道油腻,微酸。颜色越红,酸味越浓。味道和酢浆草差不多,但是味道要浓很多。

还有一种常见的肉质物种叫瓦松,长在屋顶上。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它的名字。胶东沿海农村有一些海草房。屋顶覆盖着厚厚的海藻,可以让房子冬暖夏凉。据说从宋朝开始,我们就开始用海藻做屋顶。造房子的时候加一层海藻,加一层麦秸,结实牢固,不怕风,不怕太阳。

古代海藻屋的屋顶是淡褐色和灰色的,在明亮的蓝天下,古老而简单,让人安心。在阴暗的屋顶阴影下,有时会长出一层绿色的苔藓、一簇簇羊胡子草和瓦松新芽。因为尖而红,有人称之为“山妻钉”。瓦松的味道比“ Bobo Finger ”好,但是屋顶太高,平时不好挑。有时候孩子会偷偷踩在矮墙上,爬到常年锁着门的老房子屋顶上,把它们拉下来。晒太阳的瓦松,比较软,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如果在户外过夜,最好加点凉的,酸味会更浓。

“ Bobo Finger ”和华生,在我的印象中,并不是我迫切想吃的植物,只是因为孩子的调皮。见面就要挑,要尝。我稀罕的是桔梗,它有蓝紫色的花和人参一样的根。它会把根剥掉,嚼起来很硬。我们叫它“野鸡”。挖野生桔梗不容易。没有工具的时候,只能光着指甲。它们根深蒂固,需要许多年才能从贫瘠的土壤中吸收养分,长成大树。中学的时候发现卖凉菜的小摊上有凉桔梗。我挺惊讶的:要挖多少树才能做个锅,卖了多不划算。但是凉菜的味道和野生的不一样,更脆,面筋和苦味更少。肯定是用桔梗人工种植的。

和一些养花的朋友聊起小时候吃过的这些植物,都觉得它们现在太奢侈了——肉质,野气球花好美!这些植物在我心中都是美好的,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味蕾上,都有一些重叠的,挥之不去的记忆,满满的想起来的喜悦。水边也到处都是红花,每一个村口前都常种着扫把菜和苏子花,夏天麦田里粉红色的王不留叶,都包裹着故乡和童年,呼唤着远方的我。

神秘的植物

正文/洪

三月的一天,我发现阳台上的一个花盆里长出了一棵幼苗。它又嫩又薄,不像我种过的任何植物。这幼苗是什么神秘的植物?我觉得很疑惑。还好奶奶是农业专家,我可以问问她!但是,我奶奶笑着告诉我:“这要看你自己的观察,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观察这种神秘的植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幼苗长得越来越高,看起来很脆弱,好像要站不稳了。有一天,它终于站不起来,扑到旁边兰花的叶子上,缠绕着它,就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扑到妈妈的怀里。到底是什么?我仔细观察,试图找出一些线索。我发现它的叶子是由三颗心组成的,但我还是叫不出名字。

4月17日,学校运动会那天,我5点起床。早饭后,我跑到阳台去看幼苗,惊喜地发现这种神秘的植物居然开花了!我大喊:“爷爷奶奶,神秘植物开花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朵花,是一朵紫色的喇叭形的花。这时,我奶奶也过来了。我低声说:“是——牵牛花吗?”奶奶冲我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我猜对了!”我高兴得跳了起来。奶奶是农业专家,她是对的!神秘植物的奥秘终于被解开了。它仿佛用小号大声告诉我:“我是牵牛花!”

我终于知道了神秘植物的名字,但是一个新的问题来了——这牵牛花是谁种的?全家人很肯定地说,从来没种过。我想了想,突然想起前年秋天种兰花的时候,爸爸带我去花坛,拿了一盆土。我在那个花园里见过牵牛花。也许,这牵牛花来自于撒在花园里的牵牛花种子,是随泥土带回来的。

参观武汉植物园

文本/张锦明

11月29日,我和妈妈一起参观了武汉东湖植物园。

一开始我对植物园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对有狮子、老虎、猴子和鸟的动物园感兴趣。但是一下车就惊呆了。

下了车,第一眼就看到了一簇簇由很多菊花组成的花。因为是菊花节,所以马上就接近了菊花集团。

一眼望去,在我们面前的过道上,有无数菊花少女,造型优美:“美美”——观世音菩萨;“白白”——白娘子;“黄金”——金星反射太阳;“浅蓝色”——长手蓝耳;“嫦娥”——月仙。看着无数的鲜花,我不禁心花怒放。赶紧让我妈拍一张又一张。

再往里走,一座由几朵不同颜色的菊花组成的江城“ ”巨大雕像,突然矗立在你面前。我看着看着,数着数着,却数不清。心想,这能得多少菊花啊!

继续去菊花广场。

路边有一些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异国花草。看来这些朋友也是来参加菊花节的。

随着人流,我们很快就到了菊花广场。哇!整个广场很大,明亮,奇怪,丰富多彩。我赶紧拿出画板,快速画了几张图。一个漂亮的大妈上来看,直夸我!

广场西南面,一只由一万朵菊花组成的孔雀——“色彩斑斓”。孔雀大花屏由七种菊花组成,腰由六种菊花组成,头颈由三种菊花和白三叶组成。再看,一个巨大的怪物——一棵粗壮的银杏树像一个巨大的保镖一样站在“孔雀”后面。那棵银杏树有五层楼高,枝叶繁茂。调皮的小鸟在树顶叽叽喳喳!

最后,我们参观了菊花展览馆。有各种各样的菊花和它们的介绍。我不禁被五颜六色、高低错落的菊花陶醉了。如果有机会,我想再来。我不仅会细细品味那数不清的崭新艳丽的菊花,还会邀请我的好伙伴们把这仙境画成一首诗,一场梦!

魔法植物走廊

文/史

烈日炎炎,我怀着极大的兴趣跟随张家港日报的小记者群来到了期待已久的天堂——城市青年社会实践基地。

这次活动丰富多彩。在基地人员的陪同下,我们在行知广场溜达,了解到基地有四个活动区;我们走过了清廉之路,学到了很多清廉的故事。我们看了4D的电影,感受到尖叫中的兴奋;我们走进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中心,欣赏各少数民族的图腾,了解少数民族的知识;我们参观了中国古典主题教育中心,听了名家背诵的名篇;我们开展了攀岩和射击活动,增强了我们与困难抗争的勇气……

最让我新奇的是植物走廊。

走进植物走廊,脸上的空气清新自然,让人心旷神怡;一片绿色映入眼帘,让人眼前一亮,顿时精神焕发。

那排留着长胡子的玉米直立在路边;绿色的花生苗在黄色花朵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精神;形状奇特的葡萄在烈日下依然挺拔。

我特别喜欢葫芦的品种。有的葫芦只有很大的圆肚,有的葫芦看起来像个大八字,有的葫芦脖子很长。它们随风摇摆,似乎在欢迎我们。

长廊里最让大家新奇的是双色南瓜,和普通南瓜不一样。分为两种颜色,上部是南瓜的黄绿色,下部其实是西瓜的条纹色。我们惊讶地看到他们所有人。

时光飞逝,很快我们就要离开基地了。我们依依不舍地上车,怀恋地离开了这个美好的天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