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标点 |本文投稿: 任随平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鸟是天空的标点符号,标注在村庄的辽阔土地上,在四季的轮回中,构筑了村庄灿烂迷人的诗篇。

春天,燕子是从南方飞回的第一个标点符号。他们长途跋涉,夜以继日的工作,带着方言,穿越茫茫山河,把江南水乡的春光带回我的村庄。之后,他们在每户人家阳光充足的屋檐下筑巢。水是泉水,泥是破土的新泥,草叶是去年冬天留在地球上的干净的草茎。一口水,一口泥,一把干香的柴火。过了几天,他们用优雅芬芳的泥土盖起了房子,一家人和两个人开始舒舒服服地生活。当他们有了小鱼,他们的生活会更加忙碌。白天,一个会守护幼小的生命,另一个会出去觅食,山、溪、田都是它们猎食的好地方。蛾子和虫子将逐渐成为年轻生命的食物。就这样,小生命从争夺食物开始,走向牙牙学语,然后跟着父母练习飞翔,寻找食物,一天天成为天空诗中的一个小标点,灵活自由地飞翔,让村庄的春天更加绚丽多彩。

除了这些春秋迁徙的标点符号外,村韵里从头到尾都标着麻雀。在我的记忆中,麻雀是第一个起床的鸟。似乎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永远不知道累的意义。晨光破晓时,他们从密林的枝叶中抖落困倦的梦,抖落翅膀,练习从一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扔下矫健的身姿,被穿过树枝的迷离光线把大地画成斑驳的画面。当太阳强烈时,它们成群结队地离开茂密的森林,来到别人家,飞翔,追逐,潜入院子,或者围着清晨的烟雾嬉戏。之后,召集朋友朝山里的田野聚集,寻找足够的食物。

还有破折号等可爱的身体,都是喜鹊。可惜,随着这几年的气候变化,他们毅然割断了与农村缠绕了无数个日夜的脐带,飞离了村庄,去了其他遥远的地方,开辟了人生的天堂。留给村子的是高高挂在杨树枝上的鸟巢,像眼睛一样,保护着村庄在风雨中微弱的晨光。我不止一次站在杨树宽阔的基座上,看着他们空荡荡的家。像那些即将离家出走的孩子一样,我对柴门做了最后的耳语,希望有一天,他们能欢天喜地的回来,吹着村口歪脖子槐树上的唢呐,唤醒我们永不放弃的好梦。

到现在,喜鹊都没有回来,但我的等待不会停止。闲暇之余,我在山上坐了很久,看着鹰的标点在天空中默念,吟诵,让自然之风打开它们体内隐藏的经书书页,在无边的蓝色中一遍又一遍地展示。我也是这样坐着,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在无边的寂静中,等待南山上空微醺的雨声,我将和来自远方群山的暮色在一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