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水荠菜很香 文章作者: ZRY哈哈哈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正月十五过后,我们陪着家里的两位老人回到了乡下的老家。农村人只要不出正月,过年期间不去人家就得去,说不出正月就是年。所以,虽然十五年过去了,但该去的地方还是要去,该来的人都来了。东南西北,你来我往,你深情款款,既富有地方特色,又令人羡慕。我们退休了,而且因为老人身体不好,这次我们打算不回老家了,至少第一个月不回。

在农村,第一个月,天气似乎温暖而寒冷,人们似乎忙碌而空闲。田里的麦苗开始变绿,野菜和杂草早就准备在麦苗之前移动了。所以第一个月过年之后,总有那些左手提包,右手提铲子的女人,三组,两组,说着话,踩着绿,在田里找。

我们那里的传统野菜主要是荠菜,早变绿,和米松同步。然后就是艾蒿、红毛五加、蒲公英,一个接一个,可以说是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的去“城”。同时沙蒿没有荠菜好吃,荠菜最受欢迎。

藜蒿有些地方吃,有些地方不吃,可能是因为它有一种特殊的辣味。其实茵陈是有药性的,麻辣的味道可以用开水冲走。茵陈过水后,青绿冰凉,馅和煮疙瘩。藜蒿的质地比较细腻,开水后加入面粉可以做成绿色的面条,远比用荠菜煮面更适合。久而久之,人们习惯了藜蒿面,往往忘记了其他吃法。

荠菜不仅好吃,而且有名。好像有很多地方可以吃。更重要的是,这几年已经进入酒店和餐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珍贵和受欢迎。但是荠菜自然生长来源有限,季节短,所以有人工栽培。菜市场有很多荠菜,非野生城市有很多宾馆饭店。有些专家稍微拉一下就知道了。

由于季节刚刚好,我们这次和家乡的邻居约了几次一起去捡荠菜。

想挖荠菜也挖不到。你得先找到它。现在麦田用的都是除草剂,撒了除草剂所有十字花科植物都会丢,包括荠菜。很难发现有地块,你告我我告你大家都得赶。即使在同一块麦田里,荠菜也只是分布在一小部分,一点一点的,一小块很可能是上一年在这块土地上剩下的一两个成年荠菜的下一代。

荠菜长在麦田里,经常需要弯腰才能看到。直起身子就能看到所有的麦苗,挖荠菜得有耐心。蹲一会儿就能挖一大堆袋子。受不了性子的人,往往跑多了反而挖少了吃的,说是绕山跑。

挖够了,我们一起回家,在大门外找个干净的地方,阳光充足,没有灰尘,溜开面向太阳,坐在屁股下面的小凳子上,把包里的很多菜倒在地上,慢慢聊,选菜,享受难得的轻松休闲。之后,他们回家,洗涮,放水,蒸蔬菜或者煮饺子。

很简单,在自己的食物上切一个结,和面粉稍微混合,揉成比拳头稍小的团,放入蒸笼蒸上十几二十分钟,然后倒入泼出的胡椒粉和蒜水即可食用。

用饺子做馅料,可以在开水锅里煮,切碎,或者和肉拌在一起做肉,或者和豆腐鸡蛋拌在一起做素菜。鸡蛋应该先在锅里成型,然后切成小丁丁。这样做出来的馅料以绿色为主,有青、黄、白,看起来很舒服,吃起来很香。

其实荠菜也可以凉着吃,加几颗白杏仁。果汁有点好吃,倒着调着就好吃。许多农舍都有这道菜。

至于陈写的白鹿原用荠菜做水菜,他没有说清楚,好像我们老家没有这种吃法。

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无论什么样的饮食,味道和营养都不一定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种感觉和心情。

我在市区住了很久,但是很久没有看到农村了,但是农村和农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农村的田野,童年的情怀,荠菜,可以说是每个人最集中的表达和体验。

此外,经过一个冬天的屈辱,很难有一个伟大的春天。在广阔的田野里,尽情玩乐放松,然后在没有雾霾的情况下深呼吸两次空气,是那么的惬意。

更何况春节大鱼大肉之后,还有一些荠菜之类的野味,清香淡雅,无论是舌尖上的享受,还是健康上的考虑,都再合适不过了。

所以明年春天一定要请大家吃我们国家的荠菜,野生的荠菜,当然还有茵陈、刺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