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冬天腌制一些辣椒 |笔者: 琴儿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不知道最早成熟的牵牛花种子是什么时候跳进土里,秋天之后发芽的。很快,茎上长出了三片新叶,它们长到了一定的高度。最后,他们忍受不了秋天的凉爽,他们在变老之前变得驼背。最后,他们爬进了花盆。

夏天满是牵牛花,秋天,就咸菜一罐红辣椒。遵守节气,折腾萧,造福他人,讨好自己,不辜负时间。

腌制是我妈遗传的。

那时候秋天到了,园子里的各种蔬菜都是妈妈放在一起的。白菜削皮成块,放在簸箕里,放在秋日阳光下晒;菜园里割下的最后一根韭菜,摘干净,用湿毛巾一根一根地擦拭,在秋日的阳光下晒干;把从地里挖出来的怪姜放在秋日的阳光下晒;长长的红绿辣椒,摘了一个笼子,放在秋日的阳光下。农村的秋日阳光很好看,晒着秋天的瓜果蔬菜给妈妈腌制。

母亲把白菜梆子一层一层地放在小坛子里,用调料泡过,韭菜切碎,切一些碎红辣椒进去,拌上盐,放在小瓷罐里,用从河滩上捡来的绿石压过,封好盐;将生姜切成细条,与红辣椒丝和白洋葱混合,做同样的事情,并储存在另一个小罐子里。咸菜用的醋是我妈酿的,花椒粒是我妈从树上摘下来晒干的,大蒜是我妈菜园一季的收获。勤劳智慧的母亲是自给自足的,总有办法让全家人吃饱,满足他们的渴望。

我腌菜比我妈高多了。蔬菜大棚里盖的辣椒绝对没用。天天喷农药,秋天没有阳光。腌制肯定不好。酱油,醋,茴香调料都是超市里最好吃的,大蒜是蒜瓣肥美,蒜肉坚实的那种。红辣椒是我妻子的嫂子从她自己的花园里摘的,在秋日的阳光下晒干。鲜麻味打开时蹿上鼻子的红辣椒粒是我老婆嫂子从老家辣椒树上摘的,给我晒干的。腌制技巧,不仅仅参考母亲的经验,还要向厨师请教一些秘诀。

我把红辣椒一个个清洗干净,用花梗放入坛内,撒上一些盐和糖,拌匀,再加几朵八角花和一把辣椒粒,压成瓷。之后又弄了一小碗蒜泥,淋了热油。醋和酱油按比例分开煮。浇了热油的蒜泥,蒜香四溢,醋的蒸汽酸溜溜地渗透进鼻孔,好闻。它们被搁置一个晚上,然后加入到红辣椒和绿辣椒中,用盐、糖、胡椒和八角依偎一个晚上。曾几何时,软软的辣椒,就像淳朴的村姑,换上了新的婚纱,旧的模样换上了新的模样。Spice急于尝试,让人贪婪。盖上坛口,一个多月后就可以吃了。到时候热腾腾的大白馒头,配上一个腌制的红辣椒,想想就很刺激。

在腌制辣椒的整个过程中,一个快乐的人,一颗专注的心,屋内凉爽的天气,窗外的细雨,安静的时光。

妈妈忙碌的秋天是为了家人的充分温暖,她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我把咸菜当乐趣,玩得很开心。用笑声和笑声挑起一颗心,就像母亲一样简单明了。

地球上的植被说我小时候爱甜。后来,除了甜,我什么都喜欢。后来,我又会爱上甜蜜;小时候,我喜欢柔软。后来觉得自己很软,没有个性。后来,我又回到了柔软;小时候爱自己的角落,然后向往遥远的未来,再然后爱那个小角落。

这是一个美好的一天,能够保持甜蜜,柔软和小角落。是好日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