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清陪着我 :小编: 老哈河之子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生在北方,对绿色不是很感冒。四季分明的气候总是给绿色带来很多短暂和忧郁。松柏常青,但太老,缺乏激情和活力。像竹子一样,空灵洒脱,总是在心里荡漾,久久缠绵。竹子是南方的宠儿,但不是北方的。想看竹子的想法一直没有断过。不是因为我有多清高多优雅,而是因为我的本性。总觉得竹子很清爽直白。除了和自己感同身受,我还有一种虔诚和崇拜。

可能是从小嗜书,看了很多关于竹子的诗词文章,自然对竹子有一种突然依恋的崇敬,所以总想在骨子里快点看到。如今媒体发达,电影、电视、网络几乎无孔不入,在血液中不自觉地投下了竹子的影子。的确,竹子纤细的身躯,翠绿的身躯,高贵的情操,总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所以偶尔爬格子,文章的形象永远是竹子,但主要是想象,竹子的魅力永远是不确定的,像雾和雨,像云和风,突然离开,难以形容。为了弥补缺点,他们走进了生活。不要亲自去江南,亲眼见证,才能体会到相知的遗憾。

当然我心里知道,看竹子是很难的。竹生在江南,去江南是奢侈品。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假期又短。总有很多不合适的理由。想看竹子的念头只萌发了几下,然后就被无数的杂事淹没了,溅起轻微的涟漪后,又恢复了平静。奢侈不奢侈,想看竹子的想法从来没有断过。看着一位朋友在江南旅行时拍摄的张俊以竹子的照片,他只能赞叹不已。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克服自己天生的惰性和懦弱。对竹子的渴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烈。

有可能真诚导致精神。在一次偶然的旅行中,我意外地遇到了竹子。前年,我带着老婆和皮带去北京旅游。跑了一天,我不得不放松一下。说话间,几个人在中山公园停了下来。公园不是特别大,但是风景不错。亭台楼阁,假山流水,绿柳花香四溢。玩的时候很容易享受,休息的时候也很容易享受。我离开花园的时候,不知道走到了哪个门,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向我走来。仿佛诞生了一群美女,我惊喜地叫了一声。这的确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呼声。有那么一瞬间,有一种要喜极而泣的冲动。竹林深绿色,密不透风,连隧道都是漆黑一片,散落着斑驳的阳光和碎金。人们走在过道之间,内心似乎很庄严,空气中似乎能听到呼吸的声音。想想花盆里又细又弱的松竹,还有波西米亚的文竹,有竹子真正的刚性!这才是真正的庐山,这才是真正的形象!如果不是因为围栏,我真的很想跳进竹林,躺在草地上睡觉。竹下有壶酒,林中有几首狂诗,多惬意。不要奢望星空,一颗冷星足矣;不要向往大海,一滴水就行。临走前,我虔诚地摘下一片竹叶,郑重地夹在日记里。拿走一片竹叶的时候,也留下了相思和梦想。为什么羡慕江南如水?心中有绿,身上有竹,灵魂里总会留下竹的精神。

家人朋友对我偏爱竹子感到不解,但我的内心是平静的,轻松的,无忧无虑的。对于我自己,我分析的太多了。太自负,反而迷失了前进的方向;太自恋了,总是显得忽高忽低;太自嘲了,别人的认可总是被当成一种恭维。每一次想到这些弱点,我都迫不及待的去割心擦干。人性应该是纯洁善良的,可是我在世俗的影响下却是那么的悲惨。我太需要灵魂的净化了。当我浮躁的时候,我需要一个健康的心态。我需要的是绿色,就像那生机勃勃的竹叶。

人生过半,我一直在不断的思考,我能不能少做遗憾多做快乐,我的竹林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给这个世界留点阴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