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幸福 ;学者: 吴文兰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虽然网上买书很方便,也很实惠,但是有时候也会逛书店,因为可以看到排版纸在手,更容易买到质量好的书。大概是蹭书的人越来越多,书店里很多书都是用塑料包装紧紧包裹着的,就像后门深似海,就像美人隔云。看着总是好的,看着总是有收获的。比如那天去新华书店,看到一本古人绘画的书。没有塑料包装,打开一看,是元明以来十六位文人墨客的书画鉴赏。纸张特别精致,优雅简约,画面清晰,尤其是优雅喜人的文字,比如郊区的浪漫邂逅:只有美,婉如清晰!

我一直很喜欢云林和金东新,这本书里包含了很多,让人大饱眼福:云林山水里空灵的意境,金侬金石灵,他的精彩题字,都让人心旷神怡。但是价格惊人。问柜员能不能打八折,拿起来放下,放下翻过来,犹豫一下,回退。比如《聊斋》里的穷秀才,遇到美女之后,一直渴望着,灵魂也摇曳了很久。有一段时间,我鼓励自己不要学画画,看看怎么办;一时之间,我觉得话说得太好了;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买这么大一本书占了位置,搞得一团糟。前年买的书还没看完。不要贪心。起来,翻来覆去。最后我只专注于:画面有多清晰,笔底寓意有多深刻神秘。如果你买了,每天翻那么多页,就能忘记烦恼。虽然身处嘈杂的市场,但也能领略到隐居山林的情趣,真的很值得。上网后有一家书店只打六折。突然心情好了,颜万要了。期待接下来的几天,跟踪物流,统计退货日期。终于有一天,一本书走了过来,于是书桌一天一天安静的坐着,像是在浓云中走进了卫川。用手掌看书看不腻,只觉得静寂胜于有声,不知人间日月。

有一天突然想起来学画画。以墨代墨购买,一切就绪,施施然开始面对电脑视频。经过一段时间的笔墨,虽然画技如千年老龟,但恍惚中明白了两个道理。第一,为什么画家和画工长寿,因为时间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沧海一粟。拿起一把刷子,磨一磨,染一染,用尺子夹一小片纸,要一个小时。时间就像一只踮起脚的老猫,不知不觉中悄然逝去。有人说画画是孤独的职业。其实一旦摆在餐桌上,还是有一种落寞的感觉。心智和力量都聚集在你的指尖。外人好像被局限在心里了。其实他们是在八荒游泳。同样的时间单位,对于用墨的人来说太仓促,太尘封,所以造物主优雅地把时间延长了很多。二、为什么学画的年龄不成问题,普通人年纪大了,步态蹒跚,动作迟缓,很多老同志经常不自觉地握手。现在想来,真的很适合画画。看那些树的枯枝。画画的时候,一定会有挫败感。这时候你的手抖得恰到好处,恰到好处,正好符合画风景树的关键。人们称之为轰轰烈烈。所以经常想起来画画,忍不住笑。感觉一切都是可喜的,变老也没有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难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