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有过一段恋情 、创作人: 铃铛小姑娘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这是我最后一次记得你。

印象中第一次见你是12岁的时候。我的两个家庭是“家庭朋友”。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被爸爸叫到楼下带你回家。那时候你刚到我们市上高中,我穿的是棉短袖短裤居家服。在那个年纪,穿什么都无所谓,只要穿就行。

第二次见你,在新年的饭桌上,你家一年回来一次过年,爸爸照常招待你。我不该在爱的种子时代第一次见到你。那时候我刚上初中,发育过程中体重增长很快。新的环境,新的面孔,对新环境的不适,青春期叛逆的萌发,让我自卑而敏感的内心难以化解,焦虑而疯狂。我喜欢足球,它或多或少的释放了我的痛苦,在一定程度上补偿了我的暴力因素。我穿着一件黑色外套,试图不让我丑陋的肥胖。你坐在我桌子对面。在宴会厅里,你直直地看着我,说我皮肤白,嘴巴小,像个洋娃娃。那是我第一次抬头看你,你的眼神和话语从此刻在我心里。你可能不明白,这可能是一个无心的玩笑,却对一个内心自卑苦涩的青春期胖妞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我看着你,默默的想,我鄙视那些嘲笑我肥胖的人,因为我看到了真爱的样子。我在《爱的种子》里第一眼看到的男孩,就像一个小动物刚出生时第一次睁开眼睛的生物。从此我以为是全世界。

第三次见你是在明年的新年饭桌上。女人是取悦别人的。那年的第二天,我穿了一件新买的宽大深蓝色运动外套。深色也被用来掩盖肥胖。我在妈妈身边围了一条粉色的围巾,食指上戴了一个我觉得很华丽的大空心戒指。我把头发松开,对着镜子照了照。我似乎看到了妈妈眼中的微笑。我不记得那顿饭了。现在想想自己的行为就像个傻傻的小丑。只记得桌子上有我最爱吃的兔肉,但是兔肉吃起来像嚼蜡;你找我聊天,聊足球,我说我赶紧回去看比赛。其实和你在一个房间的时候差点窒息。从此,在感情好的人面前,我总是觉得很不舒服。我等不及要被冰覆盖了。我明明想引起你的注意,却故意不看你。

第四次见你是在新年饭桌上。你穿着一件橙色的外套,而我恰好穿着一件橙色的外套。我好开心。当年我三年级的时候,你大学毕业去工作了。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大概是警察或者军人。我只知道和武力或者体力有关。我爸再三跟你说,你是个有武功的人,不能像普通人一样随便打架。当你死的时候,你伤害了自己。我只知道你高中的时候经常帮室友打架。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男生,充满了善良和体力。你给我敬酒,大家起哄说:“让我祝福我考上重点高中。”你跟我说不考肯定考上!如果你能听到我在冰下疯狂的心跳,你会觉得我很吵。我喝了一口果汁,你喝了一杯酒,你的态度就像给我一个誓言一样坚定。我默默吃着,以为没人能发现我全身都被你感动了。服务员给你端来了杯子,我听见你轻声说谢谢,我亲爱的孩子,温柔有礼。很多年后的某一天,我看到一个笑话说,一个男人对服务员的态度就是他结婚多年后对你的态度。当时我的梦还没醒,心里觉得好甜。宴会结束后,你说你要和你的朋友一起放烟花。你问我想不想和你一起去,我拒绝了。多年后,你的问题仍然在我耳边回响。我一直以为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固执,结果也不会那么遗憾。

后来几天没再见到你。封闭的学校和忙碌的学习冲淡了我对你的梦想。我的心怦怦直跳,拒绝了那个对我表现出善意的男孩,默默地欣赏着同年级长得像郭品超的帅哥。直到我爸在午饭的时候再提起你,我假装不在乎吃,但是竖起了耳朵,我才知道你是1984年的,你比我大六岁,你是特警。我的神经又被你触动了,想起你就像着了魔一样。至今还记得迷迷糊糊走在学校走廊里,想着你,想着自己瘦了,考上了好大学,想证明自己能配得上你。我看了一个明星脱口秀,一个女明星说结婚不想嫁给医生,不想嫁给警察,因为这两个职业要接触太多社会阴暗面,心里难受。但是,我想那个男孩,我愿意在灯亮的时候,为你点亮千万盏灯中的那盏灯,指引你回家的路。

大二寒假,我妈提到你们家每年都回来过年。我妈用开玩笑或者听起来像是开玩笑的语气告诉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女朋友。我爸要去你家帮我说亲。可能当时的感觉叫喜悦。我也用玩笑或者严肃的语气回答我妈。说吧……。我留了长发,开始穿得像个女人。我不再喜欢穿深色衣服了。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希望我站在你身边的时候,能让你骄傲。

大三的时候,春天转到初夏,我妈打电话告诉我你要结婚了,但是因为城市不同,你没有给我爸发结婚请柬,我爸在想要不要去参加仪式。我妈还是带着玩笑或者诱惑问我,要不要跟我爸去你的婚礼。我笑着说好,对了,我忍着苦,但是我的苦早就遍布全身了,那就是我。之后在空间和微博里疯狂发泄自己的悲伤,和平时冷漠的形象大相径庭,让周围的朋友同学大吃一惊,甚至被我嘲笑。然而我当时照顾不了那么多,真的很痛苦。如果我找不到出口,我会疯掉的。那灰色的一天,我写了“梦里下了一夜雨”,“我不知道你的生日,不知道你的名字,甚至不知道你的长相,但我记得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记得你看我的眼神/[/k13/。

爱情到了要分手的时候,还是那么坚定,没有挽回的余地。我太闲了,周围的人都做不到。如果可以,我就不追你这个冷艳里的贵人主儿了,所以我把你想成沙滩上的沙子一样多,可以随意扔。我工作了,天真的以为自己有了好单位,很牛气,可是你早就不在了。我爸去你们城市出差,回来跟我说你媳妇跟我一个体制,你当爹了。剩下的我无意说了,因为你我都没有关系。从一开始,你就与我无关。我和自己有过一段恋情,暧昧,悸动,牵手,甜蜜,有争执,冷战,分手,分手。这些都是我自己导演的,你最多给了我一些创作灵感。在我心里,我们已经暧昧了,悸动了。

剧末,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舞台上,聚光灯打在我脸上。我和自己说话,牵手,接吻,说话,和自己吵架,冷战到分手。从此那些为自己感到难过的悲伤情歌都和你有关,你教会了我去理解那些情歌背后的故事。

2014年3月17日,我无数次想起你。我在锁定的朋友圈里写道,“我手里握着和你有关的片段,越握越紧,扎得越深。直到我终于放开了手,我才意识到,生活中真的存在着男孩女孩的纯真故事,只是还没来得及注意到,故事就结束了。本来我一直深爱的就是我的想象力,让我无法自拔”。

总有人说,年龄越大,单身时间越长的人,越来越不愿意谈恋爱结婚。我没结婚但你结婚了,所以我越来越害怕遇到我认为可能的人。想想我们青梅竹马“,一见钟情“,海誓山盟”。我老了”。要是没有双引号就好了,哪怕只是想象,也会让我觉得自己太美了,接受不了现实中哪怕一点点瑕疵。年纪越大,能遇到的人就越老,背后没有故事的人就越少。我理解可怕的回忆,所以我害怕有故事的人,而没有故事的人,我怕我不喜欢,我怕他们都有说不出的隐疾,所以我在我简单美好的幻想里舍不得走出来,就像蜗牛怕你把它的壳拉出来它就死了一样。

我记下了所有关于你的记忆。我真的不是难过,只是很难过。

这是我最后一次记得你,真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