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 ,写手: 刘国栋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从部队回家,部队特意打电话给县里:作为通讯员,有一次执勤途中掉进山谷,昏迷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

回国后公社安排我做电影放映员——。我知道公社安排我做这个工作,除了军队打招呼,主要是因为那个人的威望。

我妈和他生了九个孩子。虽然他们叫我大哥,但我对他们没有感情。我很少回家,一年也不能和他说几句话——当然,他没有时间和我们说话。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板着脸,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对此,我很反感,甚至很讨厌。

我每天都在乡下表演和闲逛,我很自由。比起我那些衣食无忧的弟妹们的生活,真的是天造地设。

没想到几年后我在审核公社账目的时候忘乎所以,暴露了“不光彩的行为”,总共欠了筛选费3820元(至于挪用,开票后忘收钱,或者被合伙人借走,记不清了)。对于月薪30元的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我觉得这就结束了。至少,我会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妈妈好像一夜之间老了,鬓角全白了。她含泪看着我,又恨又气;张开七只脚,他的眼睛盯着我,像两只闪亮的老虎眼睛,我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不经意间,我听到了他和他妈妈的对话。他说,卖掉房子和家具,永远不要让我们的大儿子坐牢!妈妈问,房子卖了以后,一家人住哪里?继父说,我们住稻草房,把原来的猪圈和厕所改造一下也能住人。就是这么决定的!

搬家那天,我脱口叫他“爸爸”,那是我第一次叫他爸爸,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继父拍着我的肩膀说,作为一个男人,摔倒了没关系,关键是要自省起来。做个好人,做好事!

我咬着牙使劲点头!

我继父很快恢复了他一贯严肃的面容。但是,我不再恨他,而是怕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