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园的园长 发文人: 胡天曙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那时候搬新房,住着不方便,经常缺水。有时候去附近的果场找水,搓衣,洗衣服。有近百亩的果场,全是芒果树,满山遍野,四季青翠。初春,芒果树一米多高,枝叶间开着黄花,刺眼,蜜蜂嗡嗡,满园清香。在此期间,就像生活在碧海碧波中,让人忘却庸俗,赏心悦目。

在半旧的低层瓦房前,有一口手摇井,里面有纯净甘甜的水。喝下去,嘴巴会产生唾液,润喉润肺。用来洗身体的时候清凉,热量消失,全身清凉。前园艺师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是来自广东的农民工。男人又瘦又矮,女人又高又胖,声音粗,整天唠叨,所以叫胖阿姨。胖阿姨小气。芒果收获的季节,果实满地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却没有尝过一个。不久,胖阿姨搬回了广东老家。这个芒果田的男主人是个黑脸,MoMo眼的家伙,让人一看就觉得无聊。而女人是一个善良如水的女人。她爱说话,声音清亮柔和,让人感觉亲近。她经常摘一些青枣或芒果给过路人做早期采纳者。它的慷慨显而易见。他们还雇了一个男园丁,广西人,年近四十,单身一人。他又高又瘦,黑黑的脸,小眼睛,薄薄的黑色小胡子。乍一看,他像一个饱经风霜的流浪汉。我经常去花园打水洗澡,过了很久,我和他认识了。他的名字叫阿强,我是从女园丁那里知道的。他善良勤快,从早到晚给芒果树砍枯枝或喷果药。女主人同情他的辛勤工作,经常让他的小女儿带一些美味的食物去阿强。阿强的月薪是350元。劳动量大,工资少得可怜。

阿强住在一所旧瓦房里,一天吃两顿饭,自己生火做饭。食物是主人九岁的女儿按时带来的。这些菜无非就是半斤便宜的小海鱼和一把青菜,肉很少见到。一个秋夜,台风肆虐,暴雨如注,房屋前半部分折叠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倒塌,路过阿强的住处。那真是千钧一发。也许是上帝保佑了这个可怜的人。否则,树会倒,阿强的一生会担心生死。这座破旧的瓦房与阿强相依为命。阿强白天工作,晚上休息,在昏暗的灯光下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晚。孤独和过度劳累使阿强越来越黑越来越瘦。他每天抽两三包劣质烟,床头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空烟盒。阿强喜欢谈笑风生,经常唱一些不知名的歌曲。闲暇的时候,我去果园打水,和他聊天,叫他“朋友”,他却笑了,急忙解开药盒,递给我一支烟,像老朋友一样欢快深情。中午,阿强休息了一会儿做饭,我和他聊天,聊时事,跟他学白话(粤语),学得半生不熟,逗得他哈哈大笑,和他相处很愉快。在这里,我看到了一颗金子般的心,享受着世界上最纯洁的友谊。

有一天,他向园主请假,带着我的摩托车去县城买了一双皮鞋。中午的时候,他拉着我去一家小饭馆喝了一杯。我喝醉了,吃饱了,就要买单。他恨不得挡开我的手,说,“别小看我。”之后从裤兜里掏。

阿强总是哭累了。芒果开花的时候,他每天打十几桶果糖浆,弄得他浑身发臭,腰酸腿软,眼睛发烫。有一天中午12点左右,园主下了一道命令说:“今天不要休息!一定要吃完水果糖浆。”阿强说:“太累了,吃午饭休息一下,下午再打电话。”园主黑着脸说:“不行!一定要完成。”这样,阿强一定不能冒着毒阳的危险吃完水果糖浆。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阿强的工作非常辛苦和累,有时他会受到园主的斥责和侮辱。果实成熟后,小偷更加猖獗,经常去果园偷水果。偷了几次水果后,阿强把它们赶走了。有的时候贼恼羞成怒,欺负阿强孤军奋战,想围攻打阿强。好在有人能及时报警,才可以解围。巨大的工作和精神压力使阿强痛苦不堪,他的工资也很低。阿强早就想辞职了。然而,主人不能离开,直到水果成熟并出售。

三月的春天,风暖,蝶舞蜂忙。芒果成熟了,一颗颗绿绿的诱人,长满了青枝绿叶,微笑着迎接春天。阿强更忙。人好像瘦了两圈,白头发多了,胡子也长了。他忙了一整天,从树上摘水果,放在一个黑色的塑料盒里,买家用一辆小型货车把它带走了。有一天中午,我又去果场打水。女主人说阿强已经走了。心里一沉,鼻子酸酸的,忧郁莫名。我的朋友,我可怜的朋友,你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吗?

每当我去果园打水,看到花园里的水果,我仿佛看到你提着药桶,喷着水果药。那张淳朴善良黝黑的脸,那双苦涩无助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什么。然后好像听到你在笑……

我的朋友,我可怜的朋友,你现在在哪里,你还记得我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