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有一个锡酒壶 文章作者: 马彬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就我记忆所及,我在外婆家发现了一个铁皮酒壶,挺旧的。我不知道锡酒壶的来历,但它是我爷爷的特制酒壶。壶底和壶身有很多凹陷,壶身脏兮兮的,看起来像是沧桑。

也许锡器皿很久以前就进入了人们的生活。十几岁的时候,在别人家看到过锡罐和锡汤。专门加工这种东西的艺人,经常背着担子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喊着:“带铁罐!”

有一次,在我的胡同口,有幸看到了艺人打锡锅的全过程。那一次,艺术家来到胡同坐下后,把炉子放好,在锡熔炉里放了些残羹剩饭,一边用风箱吹火,一边继续喊:“把锡熔炉拿来!”招揽生意。

当我听到喊声时,我从家里跑出来,看着周围背着扁担的人。

不一会儿,锅里的锡块熔化了,熔化的锡水表面亮如镜。凑在一起还是能看到人影。

“别过来,小心烫着!”艺人大叫。然后艺术家把锡水倒进平模里。温度下降后,艺术家把它拿下来,锡水变成一个薄软补丁。这时候艺术家用指南针绑在中间,只听“哧”,然后在铁皮上画了个圈。艺术家用剪刀沿着刻划线剪下来,用小锤子敲打。

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后,锡片变成了艺术家手中的茶壶,壶的下部准备好了。然后艺术家把边缘、把手和壶嘴焊接在壶嘴上,单独做盖子。扣一扣试试正好。整个过程娴熟流畅,一气呵成。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一个小酒壶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时,艺术家用锉刀将焊缝整平,用细砂纸打磨,完成一个打磨好的酒壶,等待买家。

我不知道我爷爷是从艺术家的挑食者那里买的锡酒壶,还是让别人加工的。反正从小到大,一直看到爷爷用。每到假期,爷爷过生日,或者家里有客人,爷爷都会用它来烫酒,好像用它做的酒特别甜。

那年冬天的一天,一个爷爷来到家里,他和他的客人从东到西进入座位。外婆把做好的菜端上桌的时候,外公把白酒倒进酒壶里,用火钩挑着把手,放在炉口上方加温。爷爷听到水壶发出的响声后,把桌子上的水壶挑了起来,下面放了块抹布,防止桌子被烫伤。

爷爷给客人和自己倒酒,一股热气袅袅在酒杯上。爷爷的酒壶大概能装三四杯。喝了一壶,会烫伤。

喝了三轮,姥爷气得伸手跟客人划了个拳头。“五冠!666!四处碰碰车!……”拳击的声音震耳欲聋,东西两边的邻居都能听到,我被它迷住了。我觉得他们投篮太快了,那怎么判断输赢呢?

类似于酒桌上的小楼,一年四季时不时都会看到。后来,我也渐渐看到了门道。

每年农历四月初三,爷爷过生日,亲朋好友来几桌。那个锡酒壶只能在爷爷的桌子上用,其他桌子只能用酒瓶倒。

生日聚会开始后,爷爷趁着热闹“喝了五六”,越战越勇,越划越开心。而且我总是拿着铁皮酒壶给亲戚倒酒。我们总是担心爷爷喝醉了,但是爷爷总是赢多输少。经常是对方喝多了,爷爷可以叫“酒仙”。

长大后,每当遇到客人,我都会用爷爷的酒壶烫酒。除了夏天,春秋两季,在屋外的灶台上,我还用火钩在灶台口端着烧酒。热了以后倒在我爷爷和客人身上,坐在旁边看他们猜拳头,直到玩得开心为止。

爷爷平时基本不喝酒,但是爷爷表现出有人在忙。但是我爷爷85岁以后,为了他的健康,我们家决定以后不为他举办盛大的生日聚会。因为爷爷身体玩不起。

没有亲朋好友的聚会,爷爷的兴致降低了很多,酒壶也闲置了,拿出来只在节假日使用。

现在爷爷已经去世了,酒壶不知去向。有时候一喝酒就想起,想起它陪着我爷爷在猜谜的日子。那是爷爷最开心的一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