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爱可以重复 |投稿: 编剧赵嫣 [文集]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出来第三天了。猫想家了。猫开着加长卡车,盯着远光灯,小心翼翼地往前开。他的脑海里充斥着秋蓉光滑的身体和迷人的程。猫喜欢秋蓉像猫一样温顺地依偎在他怀里,让他觉得这个女人需要他的爱和保护。

陈亮用手摸了摸副驾驶位上的白色貂皮大衣。如果秋蓉看到她买了她最喜欢的貂皮大衣,她会很乐意过来搂着陈亮的脖子,亲吻咀嚼,撒娇卖掉。猫想到这些,右脚忍不住踩下油门。他真的很想马上回家,钻进温暖的被窝,搂着秋蓉温暖的身体。

猫累得眼睛都在挣扎,终于支撑不住了。失控,大货车冲进逆行道,追着对面货车撞了过去。对方司机躲闪不及,车子驶进了马路对面。猫的车重重地撞在对方的后备箱上,驾驶室被强烈的变形压碎。他的身体深深地嵌在扁平的身体里,他伸出手抓住沾满鲜血的貂皮大衣。

猫醒来的时候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全身动弹不得,头上缠着纱布。

邱荣跑到医院。猫看见邱蓉站在他面前,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他吃力地抬起手,指着那件被鲜血染红的貂皮天鹅绒大衣。

邱蓉看了一眼沾满鲜血的貂皮大衣,皱起了眉头。她被猫裹着纱布满身是血的肿脸吓坏了,秋蓉咧嘴笑着哭了,哭得很委屈很无助。

高个子医生看着邱荣,邱荣穿着时髦的衣服,留着卷曲的头发哭着,比陈亮年轻得多。他怀疑地问陈亮:她是你的妻子吗?

猫使劲眨了眨眼睛表示赞同,邱蓉抽泣着纠正高大帅气的医生说:“是……女朋友。

医生手里拿着陈亮的手机,他翻看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很明显,是妻子。”。

医生让邱蓉赶紧回去准备钱。猫咪需要马上做手术,不能耽误时间。迟到会危及他的生命。

秋蓉问医生:多少钱?

医生告诉她:20万。

邱蓉愣了一下,转身跑了。高医生以为邱蓉回家收钱了。等了两个小时,医生再给邱蓉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已经关机。

医生治疗了陈亮的伤口,并开始输血。医生拿着陈亮的手机问:“你还在找谁?

陈亮的嘴艰难地动了动:妈妈。

医生找到了母亲的电话号码,接通了。对方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喂,你找谁?

医生大声说:“阿姨,你儿子出车祸了。你赶紧收钱,来市医院。”

对方显然明白发生了什么,急切地问:我儿子怎么受伤了?

医生告诉她,他受了重伤。他现在在医院,需要马上手术。

陈亮的妈妈大声问道:在历城的哪家医院?手术费用多少?

医生告诉她:历城二院,20万左右,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猫妈妈的手随着电话颤抖,她久久不能说话。陈亮的家乡在农村,他的父亲去世很早,他的母亲带着他艰难地生活。后来猫从部队调过来后,在万城安排工作。几年前,猫在他们的生活中并不富裕。他的前妻刘宏每年春节都带着35000元去看老人。猫这两年虽然没少赚钱,但是赚的钱都花在了秋蓉身上,很少想到乡下的妈妈。

猫妈妈很不解。二十万对这位农村老太太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家里除了三个破房子,还有一万多块钱积蓄,农村的房子不值钱。再说,房子卖了她能去哪?

陈拿着电话沉默了半天,终于无力地挂了电话。

医生手机传来‘嘟嘟嘟……’挂机的声音。刚才医生为了让猫听到电话里的内容,提高了声音。当医生的眼睛看着猫时,他的眼睛布满了泪水。【小说】多少爱才能回来(文字球)

刘宏带领岳越从摩天轮上走下来。她看到在狂奔的护栏边排起了长队,拉着何月加快了脚步。

这时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刘宏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电话:你好……

刘宏正在等待对方的回答,然后再判断这是否是一个广告骚扰电话。

“刘宏,是我。”猫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刘宏站在那里,好像受到了惊吓。

“我是陈亮。”

虽然猫的声音又低又弱又奇怪,但刘宏也清楚地知道那是猫的声音。

“对不起,我有事。”

刘宏说着挂了电话,拉着他走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快步跟在刘宏后面。

两年多来,这是猫和狐狸秋蓉走后第一次给刘宏打电话。刘宏走着走着,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当电话再次响起时,刘宏看到了猫的电话,她没有接就挂断了。当刘宏想起他没有固定住处的艰难日子时,他很难过。

当电话再次响起时,刘宏看到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你好,是谁?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我是历城市第二医院。你知道陈亮吗?

这个人是猫咪出门的新朋友吗?他和狐狸分手了,现在想复合吗?可能是猫对说客。

“说吧,什么事?”刘宏的语气还是那么生硬。

医生在病床上看着恳求的眼神,继续说道:陈出了车祸,伤势严重。他要马上做手术,需要20万医药费。

刘宏急忙喊道:“他需要治疗对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想去找他的狐狸,你应该打什么电话给我?”

医生看着躺在病床上拿着电话的猫,摇了摇头。

刘猛地挂了电话。她清楚地听到猫出事了。

刘宏给了一个坏名声:活该,活该。

他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被刘宏的大声喊叫吓坏了。她看到刘宏非常生气。他不知道自己是委屈还是害怕。他开始哭,哭得很伤心。

陈家和刘宏曾经在万城长途汽车公司工作。他们结婚后,就承包了公司的大巴跑长途。他们以公交车为家,每天在公交车上颠簸。虽然他们很努力,但他们很体贴,互相合作。后来,刘宏生下了岳越,没有人照顾孩子,所以他们不得不把车送回单位。凯特去了一个朋友开的物流公司上班,刘宏在家带孩子。虽然他的收入比他包车的时候少,但毕竟一家人过的很平静很知足。

Cat新单位业务繁忙,经常加班。从早到晚,工资包加厚了很多。除了照顾孩子,刘宏还保持房子干净清爽。每天晚上,她买两瓶啤酒,做几道好菜,等着陈亮。

猫九点才回家加班。刘宏把酒和食物拿到桌子上,挨着猫坐下,把酒倒进猫面前的杯子里。

陈亮一口气喝了一杯啤酒,吃了一口食物,对刘宏说,让我和你讨论一些事情。我想买辆卡车?

刘宏拿起瓶子,给它装满了陈亮:为什么?

陈亮拿起一盘菜:现在经济繁荣,物流公司的货物每天堆积如山。我想买一辆车来跑步和运输,这样你和你的孩子将来会过得更好。

刘洪典点点头,把一条粗带鱼放进陈亮的碗里。

刘宏知道猫以这张嘴为荣。猫经常对他的亲戚朋友说,他在外面吃过很多次红烧带鱼,没有一个像刘宏一样好吃。

每当刘宏看着猫捡起一条带鱼时,他就咬着带鱼的侧骨,小心翼翼地吮吸味道,然后一根一根地咬下鱼骨,最后吃掉中间那条厚厚的鱼。一条带鱼吃完了,中间留下一根干净的鱼骨柱。这时,刘宏非常满意和甜蜜。

猫伸出胳膊拥抱了刘宏,说:“我是一个受祝福的人,给你找了一个体贴又能干的妻子。”

陈亮买了一辆二手卡车,他在物流公司找到了几个他认识的企业主。报价比原来物流公司便宜,运输时间比以前短。这些老板听了为什么不行,就攒钱给他们住宿。

自从陈家买了这辆车后,生意从未停止过。刘宏不会忘记在陈家旅行前给他带一包烟熏带鱼。

刘宏根据猫的行程估计猫的归期,提前准备了带鱼和啤酒。刘宏喜欢看到他的男人躺在他身边,饱餐一顿后睡得很香。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实际。

猫不在家。尽管刘宏在心里记得凯特,但她从未给他打过电话。她知道她的男人不是在路上开车就是在睡觉,不能打扰他。猫咪出去了,想着他的妻子和孩子,他会利用休息时间给刘宏打电话寻求和平。Cat可以安全驾驶,而且他有十二年驾驶经验也没有违法记录,这也是刘宏不用担心Cat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样做了不到半年,Cat就赚钱了。

猫回来了。他红烧带鱼吃完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袋子,递给刘宏。刘宏打开一看,是一条金项链,像手指一样粗。刘奇怪地说: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你不怕扭断我的脖子。

陈亮说:我不怕。我挣钱给你和你的孩子过上好日子。

刘宏的脸上充满了幸福。她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体,满意地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凯特换了一辆新车,这使他的工作更容易。有时候为了赶时间,他干脆不回家,在车里休息跑步。

刘宏爱男人,家里冰箱里全是新鲜带鱼。

猫回来了,他很憔悴。他喝了两瓶红烧带鱼啤酒。刘宏还没洗碗,就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刘宏收拾好东西,爬上床,深情地抚摸着那个男人的头发,眼泪夺眶而出。

猫和猫回家的间隔越来越长。亲戚朋友提醒刘宏小心猫,外面有女人。刘宏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知道那只猫离不开她,离不开她做的红烧带鱼,离不开美丽可爱的女儿岳越。

刘宏只是每天打扫房间,白白喂他的女儿岳越吃肥肉。

两个月后猫回来了,于是刘宏买了两瓶啤酒,做了红烧带鱼。猫看了一眼睡在一边的女儿,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刘宏。刘宏接过来,看得清清楚楚。这是离婚的一部分。

刘宏目瞪口呆,问道:为什么?

陈亮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不喜欢红烧带鱼。

陈亮这次没有吃红烧带鱼,也没有喝啤酒。那天晚上他没在家睡觉。当他离开时,他对刘宏说了一句话:你最好签上你的名字。

刘宏想起他的妹妹小林几天前来看过她。临行时,小林说,他在城外的红楼酒店看到过猫。当时,他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女孩。

刘宏听着,没有在意。她觉得可能是Cat开腻了,找了个小姐按摩缓解疲劳。就算有一些过激的举动,也是逢场作戏。刘宏和凯特结婚四年了,她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只有她和她的女儿岳越。

半年很快过去了,猫再也没有回家,刘宏也习惯了没有猫的日子。

刘虹觉得一定是不要脸的按摩女狐狸爱上了猫,当狐狸骗了钱,她就不会再粘猫了。刘虹想按摩一个女人来引诱一个男人吃饭。她不会永远粘着一个男人。

刘宏只是用心喂养女儿,每天打扫房间的情况一清二楚。

刘宏天真地以为,即使猫外有人,也会新鲜一阵子。当他厌倦了长时间的等待,他仍然会想起这个家,他可爱的女儿岳越,和她的红烧带鱼。

刘虹所希望的是法院发出的离婚判决书。他们结婚了,住在猫从部队调过来的时候放他的房间里。家里的积蓄都被猫抢走了,买了辆卡车。他们离婚后,刘虹差点和岳越出去。

刘虹带岳越去小林家。她手里很快就没剩多少钱了。幸运的是,小林和单位的几个姐妹帮助了她。刘宏讨厌猫。她诅咒猫没有自然死亡。她开车时被车撞死,走路时被水淹死,被风呛死。

后来听人说Cat把房子卖了,给按摩女邱蓉买了一辆红色的斯巴鲁SUV。他和狐狸搬到离家100多公里的历城,过着舒适的生活。法院判决陈亮每月给岳越500元的维修费,但陈亮一分钱也没给。凯特的手机换了号码,刘宏再也联系不到他了。

单位里的姐妹们看着刘宏的怜悯,帮她找到了一条路。领导腾空了两栋堆满碎片的空房子。每个人都凑钱给她买炊具、桌子、椅子和长凳。刘宏的私人厨房开张了。

私房菜种类不多,只有十几个她擅长的菜。起初,同事和领导为了支持她,安排私房菜招待聚会。时间长了,大家越来越离不开这里了。因为刘宏精选的食物真的很好吃,普通厨师真的做不出这种味道。来吃饭的人多了,小店的名声也传开了。外面的人都知道刘宏的私房菜味道好,价格实惠,来店里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房间里八桌总是坐满,门口经常有空位。

刘宏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她和岳越住在一所宽敞的大房子里。刘虹有一个习惯。不管她的生意有多好,她都必须在星期天关门一天。她将带岳越出去郊游或去操场。

刘宏不想因为陈家的离开而让他心里有阴影。她希望他比一个父母双全的孩子幸福。也许是因为当陈家离开的时候,他只有两岁,不记得了。她从未找过她的父亲。他甚至觉得家里有她和她妈就够了。

刘宏看着他哭,深情地蹲下来抱起他,帮她擦去眼泪。

当这位高个子医生来到病房时,他看到陈亮用呼吸机呼吸的生命特征越来越弱,他的血压不稳定,呼吸逐渐停止,他已经进入昏迷状态。

医生伸手摸了摸猫的头,却摇摇头,转身往外走。

当病房门打开的时候,抱着何走了进来。

医生以为他们走错房间了,问,你找谁?

刘宏看见陈亮用纱布裹住他的呼吸鼻子。我在找陈亮。

医生回头看着陈亮:他是谁?

刘宏看着怀里的岳越,愣了一下,说:他是我孩子的父亲。

昏迷中的猫眼眼角溢出泪水。

三个月后,猫康复出院。他的第一个愿望是找到刘宏。没有刘宏,他的生命将会失去。他想到了无数种对刘宏的道歉,但他觉得没用。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和刘虹和好。

猫来到刘宏的住处,敲了敲门,他的心提了起来。门开了,是一个陌生的老人:你找谁?

“我在找刘宏”

“她已经不在了。”老人说。

“她去哪儿了”猫有一种隐约的不祥预感。

老人看着猫问:你是谁?

陈亮犹豫了一下:我是……她的前夫……

“哦,就是你!”

“怎么了?”

“刘宏为了救你的命卖掉了房子,现在她把孩子带走了。……”据说老人会关门。

陈亮焦急地抓着门问,她去哪里了?

“不知道。”老人慢吞吞地说,“你要找她,就去找她。如果你有心,你可以找到她。”

猫愣了一下,转身就走……

陈亮迎风的脸上满是泪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