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聊天。 写手: Sexing-the-Cherry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只有人在乎生死的意义,在乎自己的价值,在乎自己从哪里来,想去哪里,在乎除了吃喝睡以外的一堆东西。——人类有时候就是这么无聊。——铭文

一个人去南通,当最初的兴奋结束,剩下的只有悲伤。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即使去了最繁华的街道和商店,依然孤独。很多时候,一个人站在挤满人的电梯上,一个人排着长队。很多时候,即使人群会压倒我“一个人”,我还是很孤独。

——我不属于这个城市。这是每一个经过我身边的背影告诉我的。

那么,“属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有亲戚,有别墅,有知心朋友有可能叫“属于”吗?也许吧,但我不这么认为。有亲人,总有离开的时候;有茅屋,总有搬家拆迁的时候;有知心朋友,总有吵架——

我们总有一个人。那么,我们还属于那个地方吗?

站在南街熙熙攘攘的路口,看着过往的人群和车辆,静静的思考和阅读,忍不住手里拿着返程票。我不止一次想过只要踏上回程的大巴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如果我已经到了所谓的“归属之地”,我发现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样。

突然,我想到了生死。一部日本电视剧里说,死亡是生命的无限延伸,生与死的界限只有一张纸那么薄,所以有人说,死亡是每个人的终极归属。但是,如果只有死亡,就会有归属。“归因”在当时的意义是什么?快死了还谈归属有什么意义吗?也许生命只是纸的正面,死亡是纸的背面,但除非你因为正面已经写完整而自动推迟到背面,否则一切只有写在正面才会被看到。背面的位置适合贴纸的尺寸和价格。

不知不觉,路过一家咖啡店,从玻璃外面往里面看,发现一只巨大的猩猩独自坐在大家身边,仿佛在默默地告诉身边的人——你不是一个人!

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可笑和悲哀:原来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和陪伴,可以简单地用一个毛绒玩具来代替。人的价值为什么这么低?然而,也许在世界上的生物中,只有人类会考虑自己的价值观。

突然,我周围一阵骚动。我顺着人们的目光,看到巨大的烟花像瀑布一样从天而降。这幅画没有那么美,也没有那么难得,但我停了下来: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变淡了,身影模糊了,灯光变暗了。

——全世界只有我和烟花,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要管你属于什么,只要你属于这个世界,就够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