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曼试金石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那是一个的夏天,我在一家餐馆打工,做夜班服务台值班员,兼在马厩协助看管马匹。

旅馆老板是瑞士人,他对待员工的做法是欧洲式的。我和他合不来,觉得他是一个法西斯主义者,只想雇用安分守己的农民。

我当时22岁,大学刚毕业,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有一个星期,员工每天晚餐都是同样的东西:两根维也纳香肠、一堆泡菜和不新鲜的面包卷。我们受侮辱之余,还得破财,因为伙食费要从薪水中扣除。我异常愤慨。

整个星期都很难过。到了星期五晚上11点左右,我在服务台当班。当走进厨房时,我看到一张便条,是写给厨师的,告诉他员工还要多吃两天小香肠及泡菜。

我勃然大怒。因为当时没有其他更佳的听众,我就把所有不满一古脑儿向刚来上班的夜班查账员薛格门沃尔曼宣泄。我说

沃尔曼试金石那年夏天,我在一家餐馆工作,做夜班服务员,并协助观察马厩里的马。

酒店老板是瑞士人,对员工的待遇是欧洲人。我和他相处不好。我觉得他是法西斯,只想雇一个能保持鼻子干净的农民。我22岁,刚刚大学毕业。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一周以来,工作人员每天晚餐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两根维也纳香肠、一堆咸菜和不新鲜的面包卷。当我们受到侮辱时,我们不得不赔钱,因为食物的成本是从我们的工资中扣除的。我非常愤慨。我整个星期都很难过。周五晚上11点左右,我在接待处值班。当我走进厨房时,我看到一张写给厨师的纸条,告诉他工作人员将再吃两天香肠和泡菜。我勃然大怒。因为当时没有其他更好的观众,我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到了刚来上班的夜班审计员薛格文·沃尔曼身上。(表示惊奇、震惊等)

我忍无可忍了,要去拿一碟小香肠及泡菜,吵醒老板,用那碟东西掷他。什么人也没有权要我整个星期吃小香肠和泡菜,而且还要我付账。老天,我非常讨厌吃小香肠和泡菜,要我再吃一天都难受。整家旅馆都糟透了,我要卷铺盖不干,然后去蒙坦那。我这么痛骂了二十分钟,还不时拍打桌子,踢椅子,不停地咒骂。

当我大吵大闹时,沃尔曼一直安静地坐在凳子上,用忧郁的眼神望着我。他曾在奥斯威辛纳粹德国集中营关过3年,最后死里逃生。他是一名德国犹太人,身材瘦小,经常咳嗽。他喜欢上夜班,因为他孤身一人,既可沉思默想,又可以享受安静,更可以随时走进厨房吃点东西维也纳小香肠和泡菜对他来说是美味佳肴。

听着,弗尔钦,听我说,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不是小香肠和泡菜,不是老板,也不是这份工作。

那么到底我的问题在哪里?

弗尔钦,你以为自己无所不知,但你不晓得不便和困难的分别。若你弄折了颈骨,或者食不果腹,或者你的房子起火,那么你的确有困难。其他的都只是不便。生命就是不便,生命中充满种种坎坷。

学习把不便和困难分开,你就会活得长久些,而且不会太惹得像我这样的人烦恼。晚安。

他挥手叫我去睡觉,那手势既像打发我,又像祝福我。

有生以来很少有人这样给我当头一棒。那天深夜,沃尔曼使我茅塞顿开。

此后三十年来,我每逢遇到挫折,被逼得无路可退,快要愤怒地做出蠢事时,我脑海中就会浮现一张忧伤的面孔,问我:弗尔曼,这是困难还只是不便?

我把这句话叫做沃尔曼试金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