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马俞拉基河畔,我养的梅花鹿和小牛犊整天形影不离,情深义厚,两者的关系跟耳鬓厮磨的红松、穆胡亚树一样。红松和穆胡亚树的叶子同时落在地上,落在我的窗台上。

歌德名言

早晨,阳光把挺拔的棕榈树的影子静静地投射在我房间的墙上。

一条红色的路沿着河边被踩过,野花落在尘土中。丹桦嗅着空气。肖尔树、火焰树和曼托树竞相开放,相互竞争。篮状的萨兹纳花在风中摇曳。沿着马约拉基河,绿色的藤蔓覆盖着栅栏。

红色的石阶爬进了河里。码头旁矗立着一棵粗壮的金花树。我搭了一座竹桥,桥上的玻璃盆里种着茉莉花、晚香玉、白夹竹桃。桥下深水中的石头清晰可见,白鹅在河中畅游。棕色的奶牛和杂色的小牛沿着马约拉基河吃草。

房间铺着浅蓝色的地毯,上面装饰着深棕色的花朵,橙色的墙壁上画着黑色的边框。

我每天坐在游廊的东侧,等待日出。

邻居清脆的声音就像舞者手镯的闪光。在她的小屋顶上,她爬上牵牛花藤。我从来没有请她唱歌,但我经常带着感情听她唱歌。

她老公忠诚热情,爱看我的作品。和他开玩笑,他正好笑了。他说的话很通俗易懂,但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在马约拉基河边的红杉林里,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这使人们不得不称赞他是诗人。

房子后面是几块菜地、两英亩稻田和一个被树篱包围的芒果和帕拉米塔果园。

黎明时分,我的邻居哼着小调,用牛奶搅黄油。她的丈夫骑着一匹红色鬃毛的小马去视察农场工作。

河对岸的土路进入茂密的树林,从那里传来萨尔塔人吹笛子的声音。

冬天,耍蛇人在马约拉基河边搭起简易帐篷。

其实,马俞拉基河畔现在、将来

泰戈尔事实上,马约拉基河的现在和未来。

都建不成我的新居。我从未见过马俞拉基河,从未亲耳听见它的名字。它的名字是眼皮上抹了幻觉的乌烟,用想象的目光看见的。

但是我想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我平静的心期待着告别这里的一切,去马约拉基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